这一刻,我眼中的世界几乎静止了。

宁鱼茹面上都是惊骇,她根本反应不及,而其他的伙伴都被厚重剑气镇住了,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救援。

“鱼茹,不!”

我凄厉吼叫,无边恐惧笼罩,浑身的汗毛一根根的竖了起来,这一刻的我几乎要被吓死了!

这一剑要是落实,宁鱼茹就会身首分离。

这姑娘对我的好一幕幕的闪现眼前,我脑中都来不及过念头,下意识的就扑了出去。

也不知道为什么,胸口处忽然传来一股冰寒的感觉,然后,我竟然比剑气还要快的冲到了宁鱼茹身下,向上伸手,就将她拉进怀中死死抱住。

我忘记了一切,只记着一件事儿,一定要救下宁鱼茹!

至于我自己和背着的二千金,会不会被这道超强剑气给斩断?说实话,根本没有思考过。

“宿主面临绝境,鬼牢战甲,启动!”

一道冰冷到几乎让人浑身冻结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然后,我听到了‘咔咔咔’的声响,那一霎间,不知道为何,我的视野发生了诡异的变化,竟然拐弯的看向自家心口位置,直接看穿了衣物,看到了内中情形。

那枚‘方块法具’,此时我已经知道了,就是莫十道的鬼牢法具,出现了让人震惊的变化。

娇小玲珑美女清晨浅笑甜美清纯写真

它一下子就崩散开来,然后,一枚枚只有指甲盖大小的木片,从衣襟空隙穿飞出来,

悬浮于眼前,紧跟着,迎风变大了数十倍,然后,像是一群超级大害虫,向着我身上就是一扑。

“砰砰砰,咔咔咔!”

时间似乎放慢了,数之不尽的木头碎片覆盖在我的身上。

我低头一看,惊的头皮发炸!

因为,自己穿上了一套木质战甲。

很丑陋的战甲,看起来光滑溜溜的,没有符箓流转,也没有什么异样光彩,但是,我感知到了这东西恐怖到极点的强度,比木傀儡强大的多的硬度。

我不知到这种硬度是什么级别的,但心有感觉,应该是可以硬抗九鬼剑气的。

“嗡!”

放慢的画面骤然变为正常,而我,从头到脚都被一层木头给覆盖住了,只有眼睛和鼻子部位露出了三个窟窿。

其他位置部被鬼牢战甲所覆盖。

二千金仍旧背在身后,受伤的宁鱼茹就在怀中,她俩都在战甲之外,甚至,皮包、封魂链钩和黑色短剑也都在战甲之外。

这种精准覆盖身体的方式匪夷所思,但我没有时间去多琢磨。

双头男鬼的剑气已经临身,我的左臂松开宁鱼茹,向后挥动。

“当啷!”

震天般的一声大响,我转头,就看到弧形剑气在自家举起的左臂上崩碎的画面。

左臂上缠着封魂链钩,但清晰可见,剑气斩落的位置避开了锁链,直接砍在了小臂上,但是,木头战甲表面,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什么?”

释放剑气的双头男鬼震惊的睁大了鬼眼,这一刻,九鬼乱剑阵停滞住了,九鬼都不可思议的看向我,准确的讲,看向我举起的左臂。

“怎么可能呢?”

多臂鬼魂举着细剑,满脸的不敢置信。

“度哥威武!”满脸惊喜的莫弃烧尖着嗓子大叫。

“鬼牢战甲?不可能,小杂种,你怎么可能得到莫十道那匹夫的鬼牢战甲?这不是真的,不是!”

远远的,传来姜紫淮凄厉的吼叫声,在场之人都听懂了内中隐藏着的绝望情绪。

我盯着自己的左手,手掌上覆盖着一层木头,但是,指关节一点儿都不受影响,非常的灵活。

虽然穿上了鬼牢战甲,但感觉轻若无物。

可这东西的强度太恐怖了,那是能够切碎合金的剑气啊,但落到鬼牢战甲上,基本上就没有效果,能量爆炸和犀利切割完无效,根本就损坏不了鬼牢战甲。

我感知的清楚,剩下的那些物理冲击力,其中的百分之九十九,都被鬼牢战甲引导到大地之中去了。

最后的那点儿冲击力,凭我自身的强度就能消化干净了。

这等设计简直是巧夺天工啊!

不然的话,只是透过战甲传进来的物理力量,就能将我击飞,内腑也会受到震荡,甚至会重伤。

但现在不同了,只要我站在大地上,落地生根,除非顶级大佬,不然,谁能打的动我?

这一刻我几乎想要仰天长啸了。

虽然我搞不懂鬼牢战甲为何会这么及时的启动?但只要还活着,那就是好的,至于诸多谜团?事后再探查也不迟。

“除了足够坚硬,鬼牢战甲还有什么能力?”

我心头转过这话。

似乎能听到我的心里话,那虚无缥缈却冰寒无比的声音出现在心底。

“鬼牢战甲,鬼牢法具七大用法之一,大邱泽密藏出品,可与白骷法具配合使用。”

只有这么短短的一句提示,多一句都没有。

“我勒个去,原来,莫十道在大邱泽那里不止是得到白骷法具一件宝贝,鬼牢法具也是在那地方得到的?咦,那钢铁傀儡和点着勾魂香的小鼎是不是也是出于那地方?看来,莫十道本身不是炼器大师,他的装备,要么是购买到手的,要么是奇遇到手的。”

我心中划过这道念想,紧跟着就是大喜。

“什么叫做可以和白骷法具配套使用啊?这就是说,白骷法具中的能源,可以单独供给给鬼牢战甲!目前,它的强度够了,可我没有感受到什么攻击力,但配合白骷法具能源的话,是不是能具备攻击力呢?”

想到就做,趁着九鬼震惊的功夫,我已经将宁鱼茹挪到身后去了。

二千金用阴气给宁鱼茹止血,并弄出更多的阴气绳子,将宁鱼茹绑缚我的背上,这些都是二千金的工作,我没有多管,只是快速的拉开胸口的皮包,被木头覆盖的手掌穿透一众红点发糕阻隔,摁在白色骷髅头之上,喊了一声:“能量,来!”

“轰!”

宛似山河崩塌,远远超越白骷法具第一次输送能量时的强度,无边无际的能量送到鬼牢战甲之中,但并没有送到我的身体之中。毕竟,我的身体消化不了如此恐怖的能量,但鬼牢战甲可以!

这次,不光有阴气,还有厚重的土属性能量。

“呼啦!”

体表猛地燃起半米高的阴火,但不会灼伤后背的二千金和宁鱼茹。

我弹跳而起,一手短剑,一手封魂链钩,对着双头男鬼就冲了过去。

“孽障,纳命来!”

左手一抖,无数的链影轰向了男鬼面部,我深恨刺伤了宁鱼茹的男鬼,想要一招就打死他!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