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屋脊山脉边缘,天穹堡。

这里是世界的边缘,皑皑白雪和凛然的寒风不断地从山巅吹过,高耸入云的巨大城堡和数座闪烁着奥术光辉的巫师塔相互连通,组成了嘉兰议会的总部,这里已经是世界的边缘地带,其位置已经位于地平线两千米左右,上山的路途之中布满各种凶兽和绝路,只有充满毅力着方可到达,山脉中布满了女巫们设置的法阵和迷锁,阻挡着不受欢迎的客人。

天穹堡的位置位于诺德王国、帝国和矮人王国三方的交界处,处于一种半独立三不管的优越地理位置,大量的女巫和女术士们待在这里,深入奥法之道。

巨大城堡中的巫师塔之一,一楼,偏厅。

传送光芒在照亮了整个阴冷潮湿的房间,女术士降临在了自己母亲的巫师塔中。

马上有两个女巫师学徒走了进来:“小姐,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母亲呢?”特蕾莎的态度好得让人吃惊,两个小学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点受宠若惊的味道,要知道自家小姐平常最多就是淡淡地“嗯”一下。

“夫人正在顶楼等您,不过她嘱咐说你不用马上去见她,夫人说让我们先为小姐洗去旅途中的疲惫。”两个小学徒低声说道。

“好的。”特蕾莎在小学徒的前后簇拥下朝着巫师塔的楼上走去。

巫师塔兼具一个施法者的研究、居住、修炼、战斗等多重功能,因此巫师塔的一楼布满着各种机关和法阵,以及数目繁多的战斗魔像,一直顺着长长的旋梯走到五楼,女术士才回到居住区。

来到浴室,学徒已经为女术士烧好了热水,特蕾莎舒舒服服地沐浴,然后换上自己喜欢的紫色法袍和宽松的阔腿裤,踩着拖鞋,敲响了自己母亲的房门:“母亲?”

“特蕾莎?进来吧!”房间里面传出一个成熟的女声,特蕾莎听到之后就推开了房间大门。

私房艺术写真

属于嘉兰议会长老的卧室已经不能用富丽堂皇来形容了,地板上的地毯是最好的白熊皮毛所制,房间内的所有家具都是用最顶级的核桃木所制,鹅黄色的魔法灯和琉璃窗户外的鹅毛大雪相映成辉,嘉兰议会的长老,圣域女巫欧若拉-特洛维克就坐在一张巨型白狼皮沙发椅上,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眼角带笑地看着自己女儿。

特蕾莎记得制作这张沙发椅的白狼皮正是莱恩的礼物,想到莱恩,女术士的心里阵阵抽痛,她知道自己这下回来真的不是时候,女术士看着自己的母亲,有些委屈:“母亲?”

从外貌上看,欧若拉和特蕾莎长得真的很像,她就像一个大号的,成熟的特蕾莎一样,整个人的气质像一个熟透的果实,散发着诱人的气息,嘉兰议员的女长老身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袍,只露出穿着肉色丝袜的小腿:“女儿,回来啦?”

“怎么这个时候议会召唤我回来?母亲?你不知道我和莱恩的任务正好到了关键的时候么?”特蕾莎坐在了欧若拉的对面,轻声说道:“我问了艾米丽她们,事情似乎没有那么急啊!”

“事情是不太急,可那是我们的议长大人的意思,她认为你和莱恩搭档的效果并不好,所以你应该回来了。”欧若拉扯了一下嘴角:“不是我不愿意为你说话,我的女儿,你的表现确实不够好。”

“可是……”特蕾莎还待辩解,欧若拉抬手示意先听她说:“特蕾莎,我就问你,在这一路上的旅途中,你做了什么?”

“白狼教会详细描述了莱恩在斯卡维尔山的山巅之上独力击杀末日公牛……或者说四臂牛魔塔乌斯,他受了不轻的伤势,九死一生,在那个时候,我的女儿,你在哪儿?”

“圣女修道会、帝国官方、白狼教会同时详细描述了在米约登海文保卫战中,莱恩在战局极端不利的情况下通过伟大的冠军对决击杀了混沌冠军‘碾压之熊’比瑞格,一人退数千蛮族大军,那个时候,我的女儿,你又在哪儿?”

“一次又一次,议会一直听到莱恩独自一人创下一次又一次的壮举,这位冉冉升起的新星现在是大陆出名的人类英雄,可是我的女儿,你在哪?你真的是莱恩的搭档?我怎么没有一次听到你的名字?”

欧若拉的一席话说得特蕾莎满脸羞红,惭愧不已,想要为自己辩解的话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了。

“而且,依我想来,这一路上你的脾气和性格应该给他添了不少麻烦吧?让我再想想,他肯定是看在我的情分上,忍让着你对吧?”欧若拉淡淡地说道,不过眼中还满是笑意:“我猜对了多少?”

特蕾莎低下了头,一双小手难受地纠结在一起:“部,我的母亲,这一路上来,我给他添了很多麻烦,我能很多次地感觉到他强行压下了对我的不满,他甚至后面对我的态度已经大不如前,可我总是以他的恩人和强大的施法者搭档自居,整天给他脸色看……一直到后来,他忍不住直接呵斥我,我才明白我做错了。”

“可是他对你的印象已经回不来了。”欧若拉的话让特蕾莎的心跌入谷底,但是嘉兰议会的女长老仍然直截了当地说道:“你喜欢他,对么?”

“母亲!!!”特蕾莎下意识地嗔道。

欧若拉轻轻叹气:“女儿,你的这幅样子,简直就是一个怀春的少女……也正常,优秀的男人谁都喜欢,尤其是莱恩优秀得有些过分了,能让我的女儿迷上他没什么好奇怪的,可是我的女儿,这并不意味着你就没有对手了,你要知道,维罗妮卡才是莱恩的合伙人。”

“什么?!”特蕾莎猛地抬起头,然后女术士马上联想起来了莱恩一系列的表现:“难怪,难怪他无论如何都在合伙人的事上不松口,难怪他……”

“而且维罗妮卡是玛格丽塔的人!”欧若拉说起这个,语气中难免有着嘲讽之气:“如果不是莱恩的保护,维罗妮卡她能有今天?”

“所以……这次的召回是议长的意思?”特蕾莎推了一下眼镜:“是了,莱恩是一定议长她们一定要争取的对象!而维罗妮卡本身又是莱恩的合伙人……”

“而且维罗妮卡那个小家伙极有可能和莱恩还有那种关系,她平时洁身自好,对男人是正眼都不瞧一下,只有和莱恩出双入对过,又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不过这都不重要。”欧若拉摇头,和自己女儿一样齐腰深的黑色长发闪烁着微光微微晃动:“重要的是,我的女儿,你要懂得反省,你到底是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什么没做好,为什么我为你力争取来的这个机会被你弄成了这样?莱恩之前对我们母女累积下的好感都被你挥霍完了。”

房间内陷入了沉默,只有壁炉之中特制的魔法炉火噼里啪啦的响声,还有窗外寒风和白雪敲打着窗户的声音。

“我的错,母亲,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吧!”特蕾莎咬着牙认错了:“我一定会做得比维罗妮卡更好!”

“不行!”特蕾莎的请求被欧若拉断然拒绝了:“你知道自己的问题了,可是如果让现在的你再去和莱恩接触,最后的结果还是不会变,你已经给他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你现在再去和他接触?你从小到大养成的习惯能改得了么?不会,你只会继续把关系弄僵,最后出局,过一段时间把,时间是最好的良方,时间会冲淡你给莱恩留下的坏印象。”

特蕾莎着急了:“但是维罗妮卡那个女人现在就待在莱恩的身边……”

“呵~这个你放心,维罗妮卡在莱恩的身边待不了多久了,她必须尽快完成任务,好证明她比你优秀。”欧若拉伸手推了一下自己的金丝眼镜,嘉兰女长老的眼神中充满着威严和霸气:“让她滚蛋我还是办得到的,只是玛格丽塔才刚把她调到莱恩身边,我肯定不能立即将她调走,不过只要等任务结束了,我有的是办法派个任务召回她,维罗妮卡必须回议会复命,我所唯一担心的就是这样做的话莱恩可能会对我们嘉兰加倍不满……但是为了你,我现在也顾不了许多了。”

“母亲……对不起。”特蕾莎轻轻地走到欧若拉的身边。

“特蕾莎,去嘉兰大秘境进修吧。”欧若拉握住了女儿的手:“改掉你的坏毛病,改掉你那自大的脾气和性格,再去和莱恩接触,加油!幸福永远需要你自己努力去争取,而不是怨天尤人和推卸责任,要记得,能否得到莱恩的青睐不是取决于维罗妮卡如何,而是你自己有多么优秀,记得,特洛维克家族需要一个优秀的继承人,我们母女也需要一个优秀的外援,在莱恩身上投资已经被证明是物超所值,我们没有理由不继续下去。”

“我明白了,母亲!”特蕾莎捏着自己母亲的手,她眼中似有熊熊烈火在燃烧。

——新的风暴已经出现的分割线——

诺德北方,混沌海海岸。

帝**队仅仅以不到五百人的微小损失击溃了数千蛮族大军,仅有极少数的蛮族人乘船逃离,剩下的被帝**队书歼灭。

“这战我们大获胜!我的陛下!”帝国将军阿德雷德-卡罗伯格兴奋地走到皇帝的身边,战争远比想象中的容易和轻松,在皇帝本人亲自率领的瑞克禁卫力冲击下,蛮族大军被赶下海里喂鱼,数个部落将在蛮族的历史上除名,因为皇帝下令不需要俘虏。

带队的蛮族大酋长奥夫森被卡尔-弗朗茨一锤爆头,神锤的威力就是如此强大,它可以以十倍计地增强皇帝本人的身体素质和作战能力。

“这都要感谢盖尔特,如果不是他的魔法,我们不会赢的如此轻松。”卡尔-弗朗茨冷静地说道,皇帝不仅仅考虑到了这场胜利的表面意义,他已经想到了更多。

经过此役,一场伟大的胜利不仅可以让皇帝的威望进一步上升,还可以让选帝侯们对皇帝更加心悦诚服,卡尔-弗朗茨可以预感到,如果接下来他要求选帝侯们出兵的困难会大大减小,帝国的宫廷中,皇帝的话语权将大大增加。

卡尔-弗朗茨的心中更是已经列好了一个黑名单:在瑞克领这次征召中拒绝响应征召的所有贵族都已经上了皇帝心中的黑名单,这些贵族们将会被没收领地并被追究责任,皇帝将收回这些不从之臣的宝贵土地,一部分留作自用充实国库,一部分则是重新分封给那些得力和忠诚的封臣们。

在一场如此辉煌的胜利之后,贵族们绝对不会对皇帝如此高尚的举动有所质疑,因为忠诚的贵族们只会得到赏赐而不是惩罚,在如此环境和条件下,会有谁在乎那些不忠诚者的死活?别的贵族只会惦记着他们肥沃的土地。

在自己的心中将几个重要职业的人选部重新安排了一遍之后,卡尔-弗朗茨知道自己未来要走的路还很长,要让一个四分五裂,各自为政的强大国家重新集合到一起,皇帝还面临着许多困难,但是皇帝坚信,一切都会如今天的这场胜利一般,属于人类的光明时代终究会到来。

就像一千多年以前,查理曼大帝率领着人类统一整个大陆一样。

身穿黄金斗篷,脸戴黄金面部的大炼金师拄着黄金法杖走近:“一场辉煌的胜利,我的陛下。”

“是,一场辉煌的胜利,但是这远远不够,我们可不能因为胜利就骄傲自满。”皇帝点头,然后大声喊道:“快速打扫战场!我的将士们!带着胜利和荣耀回家啦!”

“胜利!荣耀!我们将这场胜利提前祝您冬幕节快乐!我的陛下!”有瑞克禁卫大声起哄,卡尔-弗朗茨也哈哈大笑,不以为意:“冬幕节快乐!我的将士们!”

皇帝和大炼金师稍微走远了一些之后,卡尔-弗朗茨趁机和盖尔特低语道:“我希望你能成为皇家首席大巫师,我的大炼金师。

盖尔特身体微微颤抖,大炼金师知道自己梦寐以求的机会真正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而大炼金师的反应也非常迅速:“愿意为您效劳,我的陛下。”

“很好!”

两个人默默地走了很长一段路,盖尔特才和皇帝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请容我在回军的路上暂时离开,我的陛下,我需要收购一批炼金材料。”

“我的大炼金师将前往哪里收购这些材料?”对于这点皇帝表示完理解,而且战争已经结束,盖尔特确实没有必要留在军队中间。

“我将前往马林堡。”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