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龙王之我是至尊最新章节!

林天佑没有问马颖的法子是什么,便转身回到了住所。

这让马颖非常气恼。

“真是太狂了,就算年轻气盛,也不能这么狂啊?”

马颖重重的跺了一下脚,恨声说道:“本来还想借南派茅山的势力帮讨回公道,既然那么喜欢逞威风,那就自己去解决吧,本姑娘不再管了!”

大声发泄了一顿,马颖也迈步朝住所走去。

此时,中州市黄家。

“哎呀持剑兄弟,怎么来中州市也不跟我打个电话啊?我也好派人用车接嘛,看现在,弄的我们着急忙慌,有失地主之谊,实在失礼的很啊。”

黄显一脸笑容,对着眼前那作道士打扮的男子说道,语气之中充满了责怪之意。

这个男子正是斩断了小兰胳膊的北派茅山道子,持剑道子!

“本道子只是想夜游一番中州市的夜景而已,倒是让黄少担心了。”

持剑道子文绉绉的对黄显客气道。

清纯气质邻家美女双眸含情脉脉诱人特写图片

“没事、没事,只要持剑道子肯来我黄家,就是给足了我黄家的面子,对了,道子吃过饭了没有?我这就叫家里的特级厨师准备饭菜。”

黄显说道。

“不忙。”

持剑道子一挥手,笑道:

“黄少当初跟本道子有过约定,说会帮本道子找到英灵盖聂的所在,所以本道子才会同意站在黄家这一边的阵营之中。

只是不知道如今盖聂有没有出现?本道子乃剑道天才,所选英灵自然也要有着天下第一剑之称才行,否则,岂不是堕了本天才的持剑之名?”

闻言,黄显微微一笑,说道:

“持剑兄放心,据我小姑姑的可靠消息,天下第一剑盖聂的位置,正好在中州范围,凭我小姑姑七星执事的权力,想要第一时间找到盖聂,那绝对不是什么难事,只是……”

说到这里,黄显有些犹豫不决。

“只是什么?”持剑道子问道。

“只是那盖聂绝非寻常英灵,实力也肯定是英雄级中顶尖的存在,甚至有可能达到半魔半神的级别,想要收伏他估计难度有些大啊……”

黄显面带忧虑的说道。

盖聂是何等人物?那可是战国末期最强的剑客,甚至被人称之为剑圣,这样一位英灵,那性子绝对是无比的高傲,一般的驱魔人,肯定看不上眼的。

黄显认为,就算是持剑道子也不一定能入了盖聂的法眼。

只是这样的话不能直说,怕得罪持剑道子,所以黄显就委婉的换了一种说法。

“难度不大的话,那本道子也就不会大老远的从茅山来到中州了。”

持剑道子微微一笑,神情无比自信的说道:“黄少可懂剑道?”

剑道?

黄显摇了摇头,他只懂一些符咒和驱邪道法而已,对剑道一窍不通。

“原来黄少不懂剑,那本道子也不好说什么了,但有一点,我要告诉黄少,用剑的高手,都有一种惺惺惜惺惺的英雄豪情。

我在茅山派内剑道第一,除了洪荒道子之外,无人能挡下我三招剑法,我自认剑道已经达到圆满,想要再寻突破,却是难上加难。

别看世界很大,却没有一个能够成为我对手的人存在。所以,我就想到了盖聂,现在也只有他才有资格当我的对手吧。”

持剑道子在说这话时,脸上露出一抹浓浓的天下无敌的寂寞之情,让一旁的黄显看的是无比羡慕。

“持剑兄雄心壮志,真是让小弟佩服,不过,持剑兄收盖聂的目的只是为了当对手,这恐怕有些不合适吧?

毕竟英灵的存在是辅助主人赢下英灵大战的,如果偏离目标,到时可能会让英灵起反叛之心。”

黄显拍了一记小小的马屁,随后又把英灵的作用说了出来,他可不想让持剑道子本末倒置。

“放心吧,本道子收伏盖聂后,只会跟他论剑切磋而已,不会做出其他多余的事情来,毕竟天书的奖励那么吸引人,本道子也有很多想要改写的命运呢。”

持剑道子笑了笑,大声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

闻言,黄显松了一口气,持剑道子不添乱,能帮着黄家在中州英灵大战中脱颖而出,这就达到了目的。

……

林天佑今天再一次的睡过了头,一直睡到了下午,醒来时,都快下午四点多钟了。

“我靠,有没有搞错?我明明设了闹钟啊?为什么没响?”

将床头边上的闹钟拿在手里,死命的摇了摇,林天佑非常不爽的叫了一声。

今天他还打算去露营混饭吃呢,结果却一觉睡到下午,这会估计他们的露营都快结束了。

“好亏啊,感觉亏了一个亿!”

林天佑欲哭无泪。

“梓鸳啊,我亲爱的梓鸳,快点回来吧,家里没有个女人,简直就不像一个家啊……”

啪嗒一声,林天佑再次躺回了床上,无聊的看着天花板,用幽怨的声音祈祷梓鸳能快点回来。

砰砰砰!

这时,房外传来敲门的声音,从动静上来听,似乎敲门人很是着急。

“谁啊?”

林天佑有气无力的问了一声。

“啊,林天佑,是我啊,我是张虎,快开门,我有急事找!”

门外传来男人的声音,原来正是班上曾经的班霸,张虎。

“林天佑不在家,以后再来找他吧!”

听到敲门的是一个男人,林天佑顿时没了兴趣,直接拒绝了开门。

张虎闻言,敲门的手一顿,脸上的表情别提有多难看了。

这拒绝见自己的借口也太敷衍了吧?

不过,事情紧急,就算对方拒绝,张虎还是要把林天佑叫出来。

“林天佑,我知道是一个非常厉害的驱魔人,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事后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给!”

“帮忙?我为什么要帮?”

“求了,我为上次的冒犯向道歉,如果不肯帮我,我……我……”

说着说着,张虎竟是哭了起来。

“哭毛啊?本少还在睡觉呢,要哭滚出去哭,想要本少帮,除非有姐姐让本少摸,否则免谈!”

林天佑没好气的骂了一声。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