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我们要躲到什么时候?”

紫云台一座假山后的水池旁边,阿弥不耐烦地小声地问托月。

池子里的锦鲤他们都数了不下十遍,连小池子里的大小鹅卵石有多少块都数得清楚。

托月淡淡道一声不急,就又继续数池子里面的鱼,阿弥无奈道:“姑娘,我们再不出去露露脸,大姑娘该着急的,回去也不好向老爷交待。”

“能平安回府,就是最好的交待。”

“这样我们岂不是很被动,就不能主动一点点吗?”

托月不怕事只是嫌麻烦,听到阿弥无奈道:“眼下我们还真不能主动,只能等麻烦自动找上门。”

阿弥彻底失望,就在此时一道尖细,却不失威严的声音传遍紫云台——皇后娘娘驾到,托月终于停止数鱼数鹅卵石的动作,随着簇涌的人群悄然来到应紫月身边。

“九妹妹,你去哪儿,你是要急死姐姐吗?”应紫月看到托月,悬着心终于复位

“找地方藏起来了,免得有人找我麻烦。”托月低声回答,应紫月一脸愧疚道:“是姐姐太没用,没能保护你。”

“无妨。”托月从不把生存的希望寄托在旁人身上,淡淡道:“只要平安地离开紫云台,妹妹无所谓委不委屈。”

“九妹妹不想让姐姐为难,姐姐也不愿意看到九妹妹受委屈。”虽然是托月主动退让,可在应紫月的心里,李云湄故意刁难托月,就是故意让她难堪、让应府难堪。

奶茶妹妹章泽天第一次外拍

这口气她咽不下,忽然又一脸担忧道:“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不在的时候,皇后娘娘给每人发了题目。”

题目?

托月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应紫月压低声音道:“据说题目的答案,就是进入正殿的钥匙。”

题目?答案?钥匙?托月怔一下故作不知问:“从前御宴不是这样吗?题目会很难吗?”

应紫月自为她解释一番,末了举起一片竹简:“你的题目我已经代领,只是……不过以你的能力应该没问题。”

托月从她的犹豫中听出问题,莫非这原本不是她的题目,是有人强行换走,能这么做的人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只是……

“大姐姐,没有帮妹妹领题目?”

伍在不停地前进缩短,应紫月尴尬地道:“九妹妹,你的题目还在云湄那里。”

托月听着不禁有些恼,面上却一脸平静道:“大姐姐,若李家姑娘在妹妹到殿门前,还不肯把题目还给妹妹,妹妹直接回府便是,不过此事妹妹定会向父亲禀明。”

“九妹妹……”

“大姐姐莫忘了,你如今是大理寺卿的女儿。”

托月在她耳边小声提醒,从前应府跟李府是有些差距,可如今父亲已经官居正三品,入主六部是迟早的事情。

应紫月愣一下,忽然含笑道:“你的眼光看得比姐姐们都长远,怪不得父亲特别疼你,母亲也时常在我面前夸你,说有你在身边的时候特别踏实,今天姐姐总算是明白原因。”

“走吧。”

托月提醒应紫月。

队伍前进的速度很快,陆陆续续有人往回走,很明显他们的去赴宴的资格。

退回来的年轻公子们都丧着一张脸,而姑娘们却忍不住掩面而泣,一步三回头十分不甘地离开紫云台。

队伍前面,李云湄刚答完题目,前悄悄地回头看一眼后面的队伍,面上露出一丝阴鸷笑意,没有题目看应托月怎么进正殿出风头。

轮到应紫月,她的题目并不难,自然顺利过关。

托月趁着太监回收竹简之际,细说自己的情况,就听到把关的太监道:“敢问姑娘可是大理寺卿府的九姑娘?”

“正是托月。”

“皇后娘娘口谕,九姑娘是大才,可直接入殿。”

“直接入殿!”应紫月失态地惊叫一声,随之捂着嘴巴,难以置信地看着托月。

托月怔一下,尽管很乐意接受皇后娘娘的恩典,却也得依规矩行事,拉着应紫月在殿门外下跪叩头谢恩。

刚踏上大殿的红毯,就感到无数充满敌意的目光,托月无视所有人的敌意,在太监的引领路下,从容自若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坦然接受众人的敌视。

砰……

李云湄把藏起来竹简摔在脚边。

应紫月想捡起竹简,刚伸手出李云湄却抬脚一踩,用力踩在竹简上。

“……”

应紫月想说什么,托月就抢先道:“大姐姐,你发簪歪了,我帮你正一正。”

托月扶正发簪之际,靠近应紫月耳边小声道:“大姐姐不用气,李云湄是自己找死,一会儿有她好看的。”

“此话怎讲?”

“你很快就会明白。”

托月故意卖关子,目光不经意地扫一眼地上的竹简。

应紫月还想要问清楚,就听到太监大声道:“皇后娘娘驾到,恭迎皇后娘娘凤驾。”

姐妹二人随着众人一起,迅速跪到案席前面,隐约感到一道美丽娇艳的身影,在无数宫女的簇拥下,迈着莲步缓缓走向大殿尽头的凤座。

托月低头垂眸,默念着佛经,让自己心绪宁静。

“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殿内众人齐齐向凤座上的尊贵、妖娆身影行礼。

跪拜起伏间,托月不看到一位身段修长,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风华绝代地站在凤椅前俯视众生。

“平身。”

“入席。”

“坐。”

在太监指挥下,众人跪坐在各自的位置上。

从头到尾,除了衣衫摩擦的声音,连大声点的呼吸声都听不到。

正襟危坐,低眉垂眸,是御宴的最基本规矩,无论对上面的身影有多么好奇,都没有人敢抬眸窥视。

重生一世再踏入紫云台正殿,很多人和事都已经不在,唯独祸害自己母亲罪魁祸首,却依然在万众瞩目中,高高在上地俯视众生。

神情冷漠,目光轻蔑,把天下人玩弄于股掌间。

托月心里有恨,口令能不停念颂佛经,磨灭心里的杀意,上面的女子有一双洞悉人心的眼睛,绝不能让她发现自己的仇恨。

“皇后娘娘,臣女有一事不明。”

忽然一个声音,轻轻打碎正殿的平寂,托月心中的仇恨也随之下沉。

凤椅中的女子红唇轻启,清冷的语音传遍大殿:“你是哪位大人府上的千金,有何事不明且细细说来,本宫亲自为你解惑。”

------题外话------

抱歉了,今天电闪雷鸣,一直断网断电到现在,通电后第一时间为大家更新。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