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龙王之我是至尊最新章节!

地煞望着自己的同伴在眨眼间魂灭,就像在做梦一般。

而且这还是一个噩梦,是让他浑身颤抖的噩梦。

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这个鬼帝斩杀绝刀鬼神,根本不是用什么阴谋诡计,而是凭自身硬实力打赢的。

而他们竟然愚蠢的以为可以战胜龙皇鬼帝。

“哼,本帝杀鬼神都如杀鸡一般简单,们两个连鬼神都不是的垃圾,也敢在本帝头上动土,谁给们的自信?”

林天佑咧嘴一笑,目光看向地煞,充满了嘲弄。

地煞被龙皇鬼帝的那道目光吓的魂飞天外,此刻他才意识到,为什么自己的主人都不敢轻易去招惹龙皇鬼帝。

原来是这个龙皇鬼帝真的不可招惹。

“逃,我必须逃走,不然我的下场也会像天煞一样!”

地煞感觉到了林天佑身上的杀意,他不敢停留,身形一展,已经飞出了建筑之外。

直接朝着前方的一栋高楼撞去。

海边的短发清新美女让你怦然心动

高楼里人群众多,只要混进去,龙皇鬼帝就会失去了他的踪迹。

从而摆脱掉林天佑的追杀。

“招惹本帝的人,只有以死谢罪。

的同伴已经死了,如果不死,那就是对的同伴最大的不公平!”

林天佑淡漠的声音传来,就好像在耳边说话一般,地煞更是吓的面色苍白。

他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疯狂逃遁。

可还是迟了一步,一只手掌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脖子上,粗暴的掐住咽喉。

令他感到一阵窒息。

原来林天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先他一步出现在面前,这只手也正是林天佑的。

“告诉本帝,谁派们来的?

说出来,本帝给一个痛快!”

林天佑刚来聚雨城,并没有得罪过谁,结果却遭人偷袭,他不相信这两个家伙只是随意偷袭,背后定然有主使之人。

敢冒犯他鬼帝威严的人,必须死!

地煞的咽喉被用力扼住,想开口,却发不出声音。

林天佑手掌微微松了松,他这才能开口说话。

“没有人派我们来杀,都是我们自己兴起,一时冲动的结果。

龙皇鬼帝,别、别杀我,我下次再也不敢冒犯您了!”

地煞开口求饶,他这话倒也没有说谎,疤痕男之前就有过交代,不得随意去招惹龙皇鬼帝,但天煞没有将这个命令当成一回事。

现在自食恶果,也算是咎由自取。

可地煞还不想死,只能拼命求饶。

“不说的话,那就死吧!”

林天佑从来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既然地煞不肯把幕后主使人供出来,那就没有利用价值了。

手掌用力收缩。

咔嚓!

喉骨碎裂的声音传出,一口乌黑的淤血从地煞的嘴里溢出。

但他仍然没有死透,一双眼睛里都是惊恐之色。

唰!!

又是一团黑色火焰席卷而出,将其完包裹。

地煞剧痛难忍,发出凄厉的惨叫。

好在夜里的雨水过大,并没有惊动什么人出来查看。

数秒之后,地煞被黑炎之火化作了浓浓的黑烟,随着雨水消失在这片天地之中。

“有意思,连我龙皇鬼帝也敢暗杀,很好,既然们找死,那本帝就将们通通灭光!”

林天佑露出一抹霸气凛然的邪笑。

若是惹怒了他,这座聚雨城,他都不介意直接摧毁!

“主人好厉害,杀他们跟杀小鸡一样简单!

小针万分佩服!”

天蚕针灵发出欣喜的声音。

“小鸡?”

林天佑不屑的笑了笑,“他们充其量只是一群蝼蚁而已,拿小鸡比喻他们,别侮辱了小鸡。”

天蚕针灵重重的点头,“小针记住了,以后不会再侮辱小鸡了。”

林天佑一挥手:

“房间毁了,让酒楼的负责人给咱们换一间。

顺便跟他们说一下,住在他们的酒楼里,居然还会遇到这样的危险,叫他们赔偿本帝精神损失费。”

天蚕针灵闻言一愣,道:

“那如果他们不肯赔偿呢?”

“不赔偿的话,就让他们等死!”

此言一出,天蚕针灵目光顿时放出兴奋的精芒。

她觉得这实在是太刺激了。

以前她跟着前主人的时候,那位主人总是告诉她,要低调行事,不要随意招惹事情。

还告诉她,吃亏是福。

而跟着龙皇鬼帝,情况却完反了过来。

这位龙皇鬼帝似乎做任何事情都不喜欢吃亏。

遇到一点吃亏的事情,就立刻要对方百倍千倍的偿还。

说实话,跟着龙皇鬼帝,这让她感觉无比的舒畅。

因为从骨子里来说,天蚕针灵也是那种不能吃亏的器灵。

“主人放心,我会让他们赔的倾家荡产!”

带着浓浓的兴奋,天蚕针灵现出身形,雀跃的跑去找聚雨酒楼的负责人。

有龙皇鬼帝这个主人撑腰,对方就算是鬼神强者,她也不惧!

早上七点多,林天佑从装饰豪华的房间里走出,

这个房间是小针跟酒楼负责人一番交涉之后,换的一间最豪华的房间。

据说睡一晚需要一百万魂币。

对于这间房间,林天佑还算比较满意。

他刚打开门,天蚕针灵也从对面的豪华房间里出来。

“主人,您醒啦!”

小针开心的过来打招呼。

“嗯,准备一下,咱们去剑灵大会。”

林天佑点点头,他似乎对于这个喜欢叽叽喳喳的针灵已经习惯了。

“我已经准备好了,马车也换了一辆部镶钻的豪车,咱们这就过去吧!”

天蚕针灵说完,主动落在林天佑身后一步,跟他下楼。

身为器灵,她可不敢走在主人身前。

来到酒楼门口,一个中年男子带着数名实力强劲的守卫,点头哈腰的跑了过来。

“林少,针小姐,您二位昨天可睡的满意?

真是对不起啊,以后我们一定会加强酒楼的安工作!”

中年男子和他身后的守卫部鼻青脸肿,显然是被人揍过。

“凑合吧,别挡道,本少要出去!”

林天佑摆了摆手,示意他们让开。

这些人,当然是被天蚕针灵揍的。

昨天小针去索要赔偿,遭到对方的拒绝。

直到林天佑一掌拍翻他们的首席保镖后,他们才意识到,眼前的两名客人不是等闲之辈。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