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肆瘪了瘪嘴,一脸不情愿,这么些年,他还是不习惯,看着那张并不美貌的脸,还是觉得怄气,“只要她不在我面前晃悠,什么都好说。”

慕少凌见他这个样子,无奈摇头。

外面的女人,对南宫肆热衷,是因为他有一张好看的脸,还有随时能挣钱的能力。

但是薇薇安,跟那些女人不一样。

起初,他也以为薇薇安是看中南宫肆的脸,但是现在,他不那么认为。

薇薇安喜欢的,由始至终都是南宫肆的灵魂不……

他一个旁人也能看出来,但是南宫肆却执拗得很,不愿意看清一切。

慕少凌摇了摇头,操控轮椅转身走出卧室。

他跟南宫肆互相称为兄弟,却不是真的兄弟,所以在他感情的事情上,自己没有指手画脚的立场。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电梯,坐着电梯来到一楼。

薇薇安跟念穆还有董子俊均坐在沙发上。

看着南宫肆从电梯里走出来,薇薇安的耳边,便响起他刚才说的话,垂下眼眸,掩饰着眼眸深处的难过。

私房悠悠的静谧时分

南宫肆看着薇薇安的模样,没有安慰的意思,转而看着慕少凌,“大哥,我派车送你们到九点吧,等你忙完了,我们再好好的聚一聚。”

“好。”慕少凌没有逗留,因为还有其他事情要做。

南宫肆立刻去安排。

念穆站起来,看了一眼薇薇安,说了一句,“感谢款待。”

薇薇安听着她礼貌的话语,连忙站起来,收敛着自己的表情,说道:“不客气,要是有招呼不到的地方,请你们见谅。”

南宫肆安排好车跟司机,听着她的话语,冷笑一下,“你们不用客气,招待客人,是她应该做的。”

念穆微微蹙眉,以前她只觉得南宫肆不应该,毕竟选择留在薇薇安身边,就应该待她好一点才是,倒也没有觉得讨厌什么的。

几年过去,她只觉得,南宫肆这样,让人有些反感。

就是宠物,养了几年,都会有感情,更何况,薇薇安是一个活生生的人,陪在他的身边这么多年,他不懂珍惜,还一如既往的冷嘲热讽……

真不应该……

薇薇安模样是不怎么好看,但是这也不是她能够选择的。

如果可以,谁不愿意选择自己的模样呢?

念穆想着,南宫肆说道:“车已经在门口了,大哥,我送你们出去。”

“好。”慕少凌看了一眼念穆,两人眼神交汇的时候,没有说什么,她做到轮椅后面,推着轮椅一同离开。

上车离开南宫肆的别墅后,念穆看着倒退的街景,犹豫了会儿,才说道:“慕总,薇薇安在给你们送茶回来后,情绪变得很奇怪,好像很沮丧。”

“她给我们送茶?”慕少凌皱眉,刚刚在楼上一直没有看见薇薇安。

“是……”念穆看着他的脸,估摸着发生了什么。

看来薇薇安只是把茶端上去了,没有把杯子放到他们的手中,估摸着是听到了什么,情绪才会变的这么怪异。

她下楼后,似乎异常的沮丧……

跟之前南宫肆当着她面嫌弃她的感觉不一样,念穆总是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慕少凌没有说什么,只是给南宫肆发了一条微信,“薇薇安的情绪不对,你注意一下。”

很快,南宫肆给他回了信息,“大哥,她是对你说了什么吗?”

“没有。”慕少凌没有告诉他薇薇安可能听到他们的对话,也就是听到他那肆无忌惮的伤人话语告诉他。

因为他就算知道,也不会跟薇薇安道歉。

没有道歉,那些造成的伤害,便永远不能磨灭,所以,慕少凌说与不说,对南宫肆都没有影响。

他不会因为自己说过关于薇薇安的过分话语而内疚……

“没有。”他回复道。

“那不用管,她每天都在不高兴,那张脸本来就丑,还摆着一副被谁招惹的脸,挺正常的。”南宫肆回复道,一看就知道,他并不在乎。

念穆看着慕少凌,他默默收起手机。

估摸着他是跟南宫肆交谈,没有结果……

也是,南宫肆这么讨厌薇薇安,又怎么会去安抚她呢……

念穆替薇薇安感到可悲。

劳斯莱斯在莫斯科的街头飞驰,到达酒店后,董子俊拿着三人的证件去办理入住。

其他的竞争者,基本上也住在这边附近,因为这边的酒店高档,加上是离甲方公司最近的……

念穆则是扶着慕少凌,让他顺利坐在轮椅上以后,又用流利的俄语麻烦司机把三人的行李给拿下车。

司机微笑点头,把他们的行李部拿下车。

念穆还没来得及把行李放到一边,酒店的工作人员便走了出来,热情地推着轮椅,还有拿起他们的行李。

念穆只好跟着他们走进酒店大堂。

董子俊拿着证件跟房卡走过来,把证件分别放到三人的手里。

在异国,这些证件就是身份的证明,三人不一定同时行动,所以证件必须本人拿着,不然可能会有麻烦。

念穆接过房卡,接着,董子俊把手中的一张房卡递到她的手上,“念教授,您跟老板住套房吧。”

念穆看着套房房卡,这是他们决定好的,自己拒绝也没有用。

“好。”她只好拿过。

慕少凌没有说话,董子俊则是把另外一张房卡递给他,“老板,这是副卡。”

“嗯。”慕少凌接过。

因为是六星级酒店,三个服务生拖着他们的行李,还有两个酒店服务生带着他们来到相关的客房前面。

念穆用房卡打开套房的门,推着轮椅走进去。

套房是两人间的套房,跟其他套房一样,还有一个大客厅,还有一个餐厅,她看了一眼,甚至还有一个厨房。

念穆估摸着冰箱里还有一些食材,能够做饭。

“你选一个房间。”慕少凌说道。

念穆看了一眼并排的两个房间,突然想起在B市的那天。

那个酒店的房间,好像也是并排的……

她往里面看了一眼,两个卧室的装修差不多,她挑了一个靠阳台的,说道:“慕总,我住这个房间可以吗?”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