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前几章介绍世设和旁白篇幅有点长,被批评了,以后我会改正,肯定要以剧情为主。

“救,救命!”

“领主大人的援军还没到么?”

情况不妙!这下,轮到码头守军的士气开始不稳定了,民兵们看着身形巨大的水鬼王,眼中充满着恐惧,已经战斗了不短时间的卫兵们也吞了一口口水。

水鬼王将已死卫兵的头颅硬生生地拔出来,它得意地嚎叫一声,码头的守军们不由得集体后退了一步,守卫长官见状焦急万分,四十人的码头守卫到现在只剩下了不到三十个人,能在战损如此之大的情况下士气尚未崩溃,还是有赖于有一个勇猛的王国骑士带领,不然的话码头守军估计早都落荒而逃了。

“水鬼王又如何,看我打倒它!”班达心想自己表现的时候到了。

“不,班达,别上去!”维尔特惊叫道,那可是挑战等级至少为精英中阶的水鬼王,而且今天水鬼们的架势明显有些不对!

平时,水鬼们的眼珠总是黑色的,今天从水鬼到水鬼王的眼珠部呈现出诡异的红色。

一定有什么东西不对劲!

“吼哦哦哦哦!”水鬼王很快就注意到了朝着他冲来的这个年轻人类,它将手中的狼牙棒高高举起,然后狠狠地朝着班达砸下。

“唔!”班达只能赶紧往旁边躲避,在维尔特的教导下,他的基本功还是很扎实的,巨大的狼牙棒砸在地面上,掀起无数烟尘。

佣兵的皮甲上沾满了尘土,班达刚要举起剑再次发动攻击,烟尘中,巨大的狼牙棒从下方直接扫来,气浪扑面而来,即使是班达都意识到不妙了,他连忙回剑防御。

薰衣草花田中的甜美仙子

“bang!!!”金铁交击之声传来,同时还有小佣兵的惨叫声,浓烟中,一个身体倒飞出来,摔在地面上。

是班达,他的双手长剑飞上了天空,右手严重变形,小佣兵死死地咬着牙关,脸上满是冷汗,显然是忍受着巨大的痛楚。

在他的不远处,身形巨大的魔物正拖着大号狼牙棒缓步走来。

沉重的步伐踏在柔软的沙滩上,却如同重锤一样一下一下敲击着所有人的心脏。

“班达!”血斧佣兵团的众人纷纷高呼,维尔特更是肝胆俱裂般地惨嚎到,他一脚将自己旁边的水鬼踢开,就朝着自己心爱的弟子那边跑去,只是两个人的距离尚有三四十米远。

“该死。”特蕾莎银色的双瞳紧盯着战场的情况,由于班达跑得很远,已经超出了手铳的射程之外,女术士下意识地想要调动自己的魔力,却发现空空如也,她前两天已经透支过一次血脉之力了,如果再透支血脉之力甚至有掉阶的可能——特蕾莎才刚刚突破传奇没多久,所以女术士稍稍权衡之后就果断放弃,为了一个和自己毫无瓜葛的弱小佣兵,完不值得。

就在特蕾莎放弃的时候,水鬼王高大的身影走出了烟尘,身材高大的怪物放肆地大吼,然后举起了手里的巨大狼牙棒:“噢噢噢!”

“不!!!”巨大的狼牙棒高高地落下。

班达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砰!”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只有金铁交击的声音。

“生命宝贵,你固然可以为了伟大的理想舍弃生命,可是自不量力地送死不在这个范畴之中。”淡淡的声音在班达的面前响起,高大的身影举着战锤,格挡住了那根巨大的狼牙棒:“请明白牺牲和送死之间的区别。”

“你的鲁莽很有可能让你送掉性命,而生命一旦结束了,那就什么都结束了,希望今天的这一刻能让你成长,班达。”

说完,莱恩开始使出部的力量,到了这个时候,莱恩知道所有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自己的身上,因为他的勇猛和强大,守军坚持到了现在,同样如果他败了,守军也就彻底崩溃了。

决定胜败的时候到了。

巨大的狼牙棒和战锤的锤头交击在了一起,巨大的声响和气浪卷起了尘土,飞沙走石之间,码头上的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当班达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到的是不可思议的一幕,水鬼王的狼牙棒,居然被莱恩的战锤弹开了!

莱恩拥有比水鬼王更强的力量!

再一次交击,狼牙棒再次被弹开,水鬼王被震得往后倒退了几步,它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类,实在无法相信他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好!不愧是‘大锤’莱恩大人,真的是名不虚传!”劳里茨激动地叫了出来,这一个交手,胜负已经注定了。

低智商的水鬼攻击手段有什么?

无非就是抓和咬罢了,它们能够依仗的无非就是强大的力量和尖利的爪牙,而在莱恩单从力量就能够胜过水鬼王的情况下,他已经没有输的可能了!

“耶耶耶耶!!!!”码头上充满着卫兵和民兵的欢呼声,水鬼们已经意识到了它们的王也无法战胜这个可怕的骑士,于是纷纷四方逃窜,卫兵和民兵们知道捞战功的时候到了,于是趁机冲杀,趁机多取几个头颅,好换取奖赏。

就连水鬼王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它最引以为傲的力量都无法战胜这个骑士,它已经不

会有任何胜算了,于是这位之前还威风八面得意洋洋的领袖用力地将巨大的狼牙棒甩向莱恩,然后毫不犹豫地放弃了自己的武器,落荒而逃,巨大的身影逃窜的模样看起来颇为可笑。

莱恩格挡下了飞来的狼牙棒,他的去势也因此不由得一缓,不过这难不倒莱恩,这种情况他是身经百战见得多了,他往自己的腰带后面抽出了一把刀刃涂了黄色刀油的飞刀。

这是他之前的队友所留下的“遗产”。

我的这把刀可是涂满了毒药的毒刃哦!

莱恩抓着飞刀的刀柄,瞳孔缩成一点,手腕抖动之间,飞刀就此脱手。

尝尝我正义的飞刀吧!

明晃晃的刀刃在空气中打了数个回旋,划破长空,直接从后面贯穿了水鬼王的右膝,水鬼王一头栽倒,在海滩上滚了几圈,这才挣扎着爬起,不过这个时候,莱恩已经冲到了它的身边。

双手战锤被男人扔在一旁,他伸手随地捡起掉在地上的一把制式长剑。

困兽犹斗,水鬼王挣扎着朝着莱恩挥出了利爪,可是剑锋所到之处畅通无阻,水鬼王的小臂直接被一斩而断,喷出了大股绿色的血液,它还来不及惨叫,冰冷的剑锋和就穿过了它的胸口。

水鬼王的身体挣扎了几下,就彻底停止了动弹。

“胜利!!!”“胜利!!!”“胜利!!!”

“我们胜利了!!!”

等到维拉尔德率领着自己的军队赶到码头时,他看到的是已经结束的战场,水鬼们的尸体铺满了半个码头,士兵们正在清点伤亡和打扫战场,这一场和水鬼的小规模战斗有三个码头卫兵死去,十来个人受伤,其中有两个人失去了手臂,就算是养好伤,他们也只能退役了。

民兵的伤亡却更少,对此莱恩倒也没有觉得好奇怪,民兵这类兵最有用的地方在于摇旗呐喊和壮大声势,他们在战斗中一切以优先保命为主要目的,总是会确保在自己安的情况下再发动攻击,想要他们冲锋和死战几乎不太可能,除非是战局已经一边倒了。

如果没有合适的统领,民兵们基本上在战斗中一触即溃。

“你是个优秀的战士,莱恩,和你父亲年轻时一样。”维拉尔德拿着战斧靠近:“感谢你,莱恩,如果不是你,不少父亲和丈夫会死在这场战斗中。”

“没事,记得将水鬼牙的两成折价算给我,这是我的应得的。”莱恩微笑着点头,他将捡来的双手剑收了起来。

“当然!”这是不成文的规矩,在大陆上约定俗称的规矩有一点,在一场战斗中,提供了关键情报的人和斩杀了敌人首领的人都可以各自获得两成的战利品。

没有理会倒在地上正在接受治疗的班达,莱恩走到了特蕾莎的身边:“特蕾莎?没事吧?”

即使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莱恩身上的服饰却未有一丝一毫的破损,只是沾上了一些绿色的血液,女术士更是没让任何水鬼靠近她二十米以内,见到莱恩归来,她举起了手铳:“我以为你会更快解决战斗。”

“本来应该更快的,我想你也注意到了,这些畜生不对劲,它们的眼睛呈现出血红色,我可以从中感受到血神的力量,水鬼们被控制了,它们被驱使前来攻击码头,如果不是维拉尔德先生颁布了禁海令的话……”莱恩想到这里,隐隐有些后怕。

“那么我们出海的时候就会遇到这群水鬼,船底会被凿穿,我们将不得不在水中和这些畜生们搏斗!”女术士反应得相当快,一想到这种可能,她也感到头皮发麻。

在水里和水鬼战斗是一个非常愚蠢的主意,人类本来就不是善于游泳的种族。

“我们最好不要让领主大人知道这些水鬼可能是被我们引来的,这样我们可能会提前开始我们的旅途。”莱恩附耳和女术士嘱咐道,得到了女术士肯定的回答,维拉尔德率领着士兵们打扫战场,水鬼的牙齿是一种炼金材料,路过的施法者们总是会去领主的住处回收这些东西,有些事,莱恩觉得还是不要让维拉尔德知道比较好。

血斧佣兵团虽然是第一个赶到,却是最后一个加入战场的,除了冲锋在前的鲍里斯和维尔特等寥寥几人有杀到水鬼以外,绝大多数的佣兵们甚至刀剑都未见血,战斗就结束了。

也正因为如此,在战利品的分配上,民兵们和佣兵们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战斗人人都有份,凭什么才分给我们这点!”手持短刀,背后背着长弓的佣兵和民兵们争吵不休,他有着一头短短的金色卷发,脸上麻子不少,还有一道伤疤,不过如果无视这些,他还是长得挺帅的。

莱恩认得他,他是佣兵团里面的一个普通阶的游侠,叫做西蒙,一个非常常见的名字。

“人人有份?你们这些贪婪的佣兵,你们最后时刻才进来,总共杀了几个怪物?就好意思大言不惭地要求分东西!滚开!不然我要叫士兵了!”一个年纪已经很大的民兵不耐烦地说道。

“我亲手杀了一个水鬼!”

“老子还亲手杀了三个呢!”

“总之,这个就是我的,拿来!”年轻的佣兵着急地上去就要巧夺水鬼牙,这种牙齿一小袋就可以卖好几十个银币,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了。

“不给!”这个老民兵猛地将麻布袋往自己怀里一收,西蒙着急地想伸手去抢,两个人就这样扭打在一起。

这个行为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场面安静下来。

年迈的民兵被推倒在了地上,他手上的袋子破了,水鬼牙散了一地。

就连正在讨论接下来应该怎么做的莱恩和特蕾莎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了。

一切只因为,在民兵摔倒在了地上之后,众人这才发现,一条木头做的假肢从民兵的长袍下露了出来,因为主人倒地,假肢脱离了他的右腿,孤零零地躺在地上。

这个年迈的民兵是个残疾人!

摔倒在地,年迈民兵看着水鬼牙散了一地,尝试着想要站起,可是少了一条腿的情况下如何能够轻松站起?他挣扎了几下,衰老的身体传来了一阵疼痛的感觉,不得不暂时停止了挣扎。

“够了,瘸子也要上战场?你是想用这条伤腿混个战伤么?”一个佣兵不以为然地讥笑道。

“是啊,老废物,这个给你,你或许用得上,哈哈哈哈~”西蒙不知道从那里拿来了一根木棍,扔在了年迈民兵的身上:“小心别摔倒了,哈哈哈哈!”

“……我就说,老特里都这个年纪了,还坚持要上战场,太勉强了啊!”有些士兵也在窃窃私语:“或许他二十年前是个优秀的战士,可是他现在只是个废人而已。”

“残废的老头,你还是回家养猪吧,猪圈才是你该待的地方,哈哈哈哈~”佣兵团之中有人听到了士兵们的窃窃私语,更是大声嘲笑道:“正好,给猪喂食不需要两条腿都在,大家说对吧?”

“是啊,可是上战场就不一定了~”

“够了够了,别说了,老特里怎么说也是个退役的老兵,大家给他留点面子吧!难道你们想你们将来瘸了,残废了,老了也有人这样来嘲讽你们吗?”一个士兵站了出来,打了个哈哈。

“行吧行吧!”西蒙将水鬼牙收集了一下重新放回袋子里,然后一股脑地扔在了年迈老兵特里的脸上:“算了老东西,老子懒得跟你抢,这些东西算是我送你养老了,奉劝你一句,像你这样的老瘸子就该回家养老,别出来丢人现眼了。”

年迈老兵默默地底下头,他的手紧紧地攥住了地上的沙土,双拳捏得铁紧,两行热泪从自己的眼眶中淌了出来,他感到了屈辱,深深的屈辱。

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这么脆弱,他也曾经是优秀的士兵。

“未来,未来吟游诗人会怎么说这一段?”老特里充满着屈辱和悲痛地哭到:“一个因为保家卫国失去了一条腿的老兵,他的作用就是让该死的佣兵杂碎们取笑么?如果没有我们,你们这些人又算什么呢?”

“呵!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老东西!吟游诗人们根本就不会为你写个故事的,要我说啊,你或许……唔!!!”西蒙还待再说,一支强有力的手臂就这样捏住了他的咽喉,将他像抓小鸡一样直接提了起来。

是莱恩,他强压着怒火,轻声说道:“向这位先生道歉,马上!”

“莱、莱恩先生?!”西蒙被吓呆了,他实在想不出为什么这位王国骑士大人要插手这件事?

“道歉,马上!”

“莱恩先生,我……”

“现在就立即给我道歉!不然我就捏碎你的脖子!”

“是……是!!!对不起!!!”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