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

“什么?”

“你再说一遍!”

紧接着中军大帐传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赵云面带疑惑,心想如今攻打广石不顺利,主公缘何还能发笑?

等他进入大帐内,便瞧见整个中军大帐,皆是陷入了大笑的海洋。

尤其是庞统,笑的牙根都露出来了。

赵云一丝不苟的拱手道:“主公,大家何故发笑?”

刘备一瞧赵云回来了,当即拉着赵云道:“子龙,乃是定国那小子在东狼谷烧毁了曹军十万大军的粮草。

顺便占据了陈仓,曹操的退路被断。

他若是想要离开汉中,只能走祁山方向,多绕行数千里,才能从萧关转回长安!

汉中曹操是拿不下的。”

林令妍纯美靓丽照

刘备话里另外的意思就是曹操拿不下汉中,而我则可以能拿下汉中。

自从占据益州后,刘备的自信心也越发的充足了。

否则这次不会主动选择跟曹操掰一掰手腕,争夺汉中。

曹操称公之后率领十万大军,气势汹汹的从邺城赶来。

就是想要趁着刘备拿下益州时间不久,他占据汉中后,限制刘备对外的扩张发展。

结果现在攻阳平关损失惨重,粮道又被从中间截断,一下子归路被阻。

只要曹操开始撤军,己方便衔尾而击,那曹军又缺少粮草,定然会大溃而归。

如此一来,赤壁之战的惨败将再一次上演。

三兄弟社团的文臣武将听到这个消息,能不高兴吗?

关平这一落子,直接就把曹操的后路给断了。

现在曹操无法攻破阳平关,那就没法子得到汉中。

只要击败曹操之后,那汉中便是刘备的囊中之物了。

埋在浅层的有杨松这个内应,埋在大气层的内应则是半仙赵达。

有他在汉中发起号召,定能够让刘备更快的得到汉中之地。

赵云闻言也是一喜,若是没有木牛流马,曹军也不会一次性就运送如此多的粮草。

这波直接就消耗了数万大军的几个月的存粮。

曹操他如何能够不心痛?

最让赵云没想到的关平那小子,竟然骗开了陈仓的城门。

曹军的后路一下子就被截断了。

陈仓在关中西端,临近陇东,地理位置十分突出。

如今陈仓在手,曹军必定会死命攻打,以打开求生之路。

“主公,定国那里的人马可是充足?”

赵云急忙问了一句:“曹操有十万大军,若是死命攻打,怕是定国那里会出差错。”

刘备摇头道:“子龙勿忧,翼德已经派兵万余前去支援,足可以固守陈仓。

方才士元和孝直已经说了,曹操必定不会由散关进入陈仓,而是会从祁山大营逃脱。

走远路,但是到了凉州粮草就能得到保证,若是他转入散关,走陈仓小道。

那曹操便会被我们前后夹击,擒得曹操易如反掌。

我相信曹操他不会走这条道路的。”

刘备看着地图给赵云解释了一句,让他安心。

法正当即建议道:“主公,我等应该趁热打铁,向曹军士卒宣扬此事,以此来惊扰曹军士卒,为我们创造更多的战机。

我敢肯定,曹操必定会隐瞒消息。”

毒计莫过于断粮。

粮道被断,曹军士卒军心不稳,再加上他们久攻阳平关不克,法正听闻曹操为了稳住军心,已经剥夺了主张退兵将军朱光的兵权。

斩杀了主薄杨修,用来警示士卒。

曹军士卒本就是处于高压之下,如今一旦得知粮道被断,后路被绝。

这跟绷紧的弦一旦断开,还不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呢。

借此机会来扰乱曹军军心,是再好不过的。

刘备连连点头,命令法正赶紧差人写信,先向广石射箭送信,再到阳平关等十几里的防线山上大肆宣扬。

如此一来,定然能够有效的打击曹军的士气。

说干就干,刘备从矮案上抓起笔来在纸上书写,一旦要简洁有力,这样才能传播更广。

很快啊!

不仅刘备向自己麾下士卒大声宣扬,关平的壮举,直接就坦言了胜利就在眼前。

曹操必然败退。

整个军营也都陷入了欢呼当中,上一次少将军关平混进成都,帮助主公取得益州。

如今他又领军混入陈仓城内,一下子截断了十万曹军的归路,如此一来,那接下来大家也有机会拿下战功了。

毕竟痛打落水狗这种事,大家都喜欢干,尤其是在战场上。

这种军功最好得了,而且还不如意发生意外。

驻守广石的曹军士卒很快就得到了信件,主将张郃被调走,派遣徐晃前来接替之事,本就是让大家心生疑虑。

再说张郃将军膝盖中了一箭都是去年的事情了。

怎么还要回去养伤呢?

现在想想,竟然是这种情况发生了。

徐晃在汉军攻城的时候,就到了城头上与众士卒一起奋战。

他万万没想到,刘备会耗费如此多珍贵的纸张,向己方士卒宣扬关平断了他们粮道的事情。

面对麾下士卒的询问,徐晃斩钉截铁的表示,这是不可能的!

大军的粮草都在沮县那里存着呢。

刘备日夜猛攻广石拿不下来,故意使的攻心之策,大家要学会思考,千万不要被刘备给哄骗了。

徐晃在军中同样也有威严,说出来的话,大家也愿意相信。

毕竟关平截断粮道,占据陈仓断了他们归路的事情,有点不真实。

可是他们瞧着城外耀武扬威的汉军士卒,心里又开始嘀咕,这件事莫不是真的。

他们最不希望的就是大家在这里打生打死的,结果还要饿着肚子。

那就是他们万万不能接受的了。

阳平关绵延十多里的防线上的曹军和张卫的士卒皆是知道了这件事。

他们第一反应便是不相信。

张卫心想自己都跟凤雏差不多聪明的段位,怎么可能被关平给超过去呢。

这一定是假消息,是刘备故意散播出来,惊扰曹军的。

“此事绝非为真。”张卫心中暗暗笃定。

反倒是一旁的杨昂忍不住哈哈大笑。

关平总是能给他带来新的体验。

“你笑什么?”

“张将军勿忧,曹军必退。”杨昂瞧着远处的曹军营寨,心里十分畅快。

汉中总算是保住了!

张卫微微眯眼道:“难不成传言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刘皇叔岂会拿他侄儿的名声来说谎!”

听到这话,张卫倒是信了三分左右。

毕竟关平是帮助刘备快速拿下益州的最大助力。

杨任在一旁啧啧道:“关平当真是福将,这都能行?”

“三弟可莫要忘了,想当初我与关贤弟纵横凉州的时候,打的名将张郃抱头鼠窜,夺得扁舟,身边只剩下五六人逃走。

最后退出凉州的时候,更是设计诱杀了名将夏侯渊。

再加上关贤弟他偷渡阴平小道,连克三城,擒了刘璋。

如此种种,你们竟然不相信他会烧了曹操大军的粮草,占据了陈仓,阻断了曹军的后路?”

杨昂拍着自己的胸脯道:“我永远都相信我关贤弟,即使他做出一些我们常人所不能理解的事情。”

张卫与杨任纷纷看着杨昂,好像他真的跟关平关系很好一样。

现在跟人家称兄道弟,还不是为了让自己脸上有光,吹牛的时候总喜欢说我有一个朋友类似。

不过以上的战绩,也充分的证明了关平的能力,让张卫对于这条消息信了七八分。

“我跟你们说一个关平的秘密,你们可不能外传啊!”杨昂突然压低声音小声道。

“什么秘密?”杨任也被勾起了好奇心,关平他能有什么秘密。

“关贤弟可是神仙子弟的关门弟子,所学一身本事,绝不是凡人能够理解的。”

“所以那天劫咒是真的?”张卫暗暗咋舌,这也太那啥了吧?

怎么可能!

但是他一想到半仙赵达卜卦测算如此精准,也是常人难以理解,便不觉得奇怪了。

甚至张卫还觉得,就那些个五溪蛮人能懂得天劫咒,如此高大上的诅咒之术?

根本就不可能!

他五斗米教都不会的咒语,蛮人他们能懂?

这一定是关平假借五溪蛮人之嘴说出来的。

“赶快把这个消息告知师君,曹军兴许今夜就要遁走。”

杨昂急忙提醒了一句,可别光顾着自己高兴。

张卫写完最新消息,差人快马加鞭送往南郑。

此次依托阳平关的险要之地,以及关平横叉一杠子,直接逼退曹操大军,张卫心里甚是开心。

整个营寨当中也洋溢着一番喜气,甚至开始主动出击,与曹军混战在一起。

一条消息,两家惊喜,一家惊忧。

尤其是曹军士卒,更是颇多担心。

主薄刘晔望着山上的星星火光,以及对面的高呼喝酒声,心下慨然。

多好的机会啊!

若是己方粮草充足,必定要趁着敌军麻痹大意,守备松懈的时候,冲他一冲。

兴许就能拿下汉中了。

可惜!

天公不作美。

若不及时撤军,唯恐被人包围起来,到时候连跑都没地方跑。

蹬蹬蹬,有士卒跑过来。

“可是分批撤退完了?”

“刘主薄,有情况。”负羽士卒急忙回报道:“我军一曲人马杀的太过投入,黑夜不识方向,直接闯进了敌军的营寨。

敌军守备松懈,见我军突然杀来,大惊,跑了不少人。

就在此时,又有数千头野麋鹿夜间冲击了敌军的大营。

敌军以为是我军大批骑兵杀到,更是惊疑四散。

如今张卫军纷纷在黑夜当中溃逃退散,曲长特意让我来向刘主薄汇报,我等下一步该如何?”

刘晔听完之后,整个人先是懵逼,随即狂喜,拽着士卒的肩膀道:“你说的可是当真?”

“自然是真,不敢隐瞒!”

数千头野麋鹿冲击敌军营寨,真是天助我也!

刘晔狂喜,看向一旁的侍中辛毗,开口道:

“你我二人同去见夏侯德,一定要亲自把掌握敌人走散的消息告诉他。”

辛毗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转机,二人大喜,急忙去寻夏侯德。

当夏侯德听他们二人激动的言语,说完之后,他只是微微挑挑眉。

这二人莫不是来消遣洒家来的?

数千头野麋鹿冲击了敌军营寨,搞得对方大败而逃?

上万带甲士卒,被几千头麋鹿给打败了!

这种事怎么可能是真的!

张卫和他麾下的士卒是猪啊?

如此长的时间,就是一群猪守住了阳平关,逼得我们这些精锐打不下汉中?

想想都觉得可笑。

“二位莫要消遣某了,本将军还有许多事要忙。”

“将军且随我亲自来看。”刘晔拉着夏侯德就往前走去。

在负羽士卒带领下,他们瞧见被损坏的敌军营寨,甚至瞧见了一头鹿角卡在栅栏上,逃脱不掉的麋鹿。

夏侯德这才相信刘晔的话。

张卫的上万带甲之师,竟然真的被一群麋鹿给打败了!

刘晔摸着胡须大笑道:“当前情况下,如此观之,张鲁可以攻克,不应该退兵,加上粮食不继。

就算我们退兵,麾下士卒也不能部保。

反倒是汉中富庶,只要拿下汉中,粮草根本就不用愁!”

侍中辛毗也急忙说道:“如此机会,必须尽快派人占据阳平关的关口,打开城门,迎接丞相进军。”

“我立即遣人驰马向丞相报告此事。”主薄刘晔安排人去送信,趁着丞相的车架还没有走远。TV更新最快.biqugetv.(co/ /

夏侯德就在晕晕乎乎当中,派士卒爬上了山,占据了阳平关。

阳平关上一下子就飘起了曹军大旗。

曹操正坐在车架内,他的头有些疼,一旁有司马懿在忠心的帮助他处理军中的杂事。

要是放以前,坐在车内的帮他处理杂事的是杨修。

当主薄刘晔派来的负羽士卒向曹操汇报此事的时候,曹操惊得的坐起来了,久久不能言语。

他走之前,还说汉中之地是个妖气丛生之地,结果眨眼间就给他上演了这一出。

上千头野麋鹿竟然帮他大破张卫军,导致他们逃走,夏侯德已经趁机拿下阳平关。

“丞相,刘主薄说的有道理。”

司马懿在一旁提醒了一句,大喜大悲之下,他生怕丞相他过去了。

况且远遁祁山绕路,本就是无奈之举。

若得汉中,纵然粮道被断,那又如何?

“哈哈哈!”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