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对冷秋尊说生过孩子吧,目的在于希望冷秋尊不要对她再纠缠。

她没有想到冷秋尊会当着顾凌擎的面问这件事情,好像是故意的一样。

顾凌擎看向她,目光深不可测的漆黑,好像一个无底洞一样。

她既然无言以对。

冷秋尊笑了,“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白雅咬着西瓜,定定的看着冷秋尊,想着该怎么回答她,既能让顾凌擎不怀疑,又不让他盯着这个问题。

但是,越是紧张,越是想不出来应该怎么回答。

“冷先生很空吗?”白雅回避了。

“只是很想知道,你一边跟我装妇女,一边跟别的男人装少女,是什么意思?”冷秋尊阴阳怪气的问道。

“我觉得冷先生喜欢我,所以,不想给你机会,找了一个你不能接受的事情说。”白雅直接说道。

“什么?”冷秋尊很震惊,立马否认道“我喜欢你?我怎么可能喜欢你这种虚伪做作的女人呢?你也太会想象了。”

“那是我误会了吗?你一直针对我,从见面到现在了。”白雅狐疑的看着他。

清新的泡泡

“我针对你,是因为我看不惯你,如果看不惯都能被当做喜欢,我要喜欢多少人啊?”冷秋尊讽刺道。

“是吗?”白雅故意用怀疑的语气,“我如果看不惯一个人,肯定会离的远远的,不会一直刷存在感,另外,对于冷先生来说,看的惯的也没有几个吧。”

白雅挑了挑眉,勾起笑容,带着挑衅的意味。

“别笑。”顾凌擎突然出声命令道。

白雅看向顾凌擎,一脸懵逼的看向他。

“笑的可真难看对吧,那个什么,东施效颦,说的就是白警官吧。”冷秋尊替顾凌擎说话道。

“你们慢慢用,我吃饱了。”白雅拎起包起身。

顾凌擎看她没吃什么东西,眼眸深了几分,睨向冷秋尊。

冷秋尊正打量着顾凌擎,判断道“你喜欢她?”

“跟你有什么关系?十点半,让所有人在你房间集合下。”顾凌擎站了起来。

“为什么要在我房间集合而不是你房间集合?”冷秋尊站了起来,不同意道。

“那就在酒店的会议室集合。”顾凌擎说完不给冷秋尊回绝的余地就走了。

冷秋尊拧起了眉头,非常的不悦。

这个顾先生还真是狂妄。

他看白雅压根没怎么吃,自己也懒得拿,就把白雅剩下的……吃了。

十点半

白雅接到通知去会议室集合。

她第一个来,坐到了位子上。

顾凌擎走进来,把一个塑料袋放在她的面前。

白雅诧异的看向塑料袋里,是他买的面包和蛋糕。

他也没有说话,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深邃的看着他。

明明什么话都没有说,又像是说了很多话。

白雅还真是没吃饱,从里面翻了一个面包出来,咬了一大口。

除了面包,他还买了一盒酸奶。

顾凌擎,还是和以前一样细心。

不一会,所有人都走进来了,冷秋尊是最后一个。

他看白雅在吃面包,坐到了她的旁边嫌弃的说道“你们女生还真是作,有自助早饭不吃,还吃面包?”

白雅没有搭理他。

“那个,把大家聚集在这里,是一起分析一下案件。”顾凌擎的手下程先生说道。

“鉴证科那边把资料送到了你们那里?”冷秋尊不悦道。

“是的。”程先生没有否定。

冷秋尊笑了,“官挺大啊。”

他这句话是说的顾凌擎,谁都听到了。

白雅真觉得,像冷秋尊这种人,居然没被仇家弄死,真是奇迹。

“继续说。”顾凌擎命令道。

程先生继续说道“第一具女尸,死因是用钢丝之类勒脖而死,因为用泡剂堵住关键部位,从里面找到了属于熊锦平,熊志清,熊长安,以及张海四位死者的dna。死前经历过轮j。”

“张海是谁?”冷秋尊插断道。

“失踪的其中一名少年。也就是第一个玻璃缸里面被淹死的男孩。”程先生解释。

冷秋尊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那婴儿是谁的孩子?”

“根据dna比对,婴儿和熊锦平属于直系亲子关系,死于,摔死,和婴儿在同一个玻璃缸里的是婴儿的母亲。”程先生说道。

“那个密室里面有暗格,在暗格里面现了什么?”冷秋尊紧接着问道。

“在密室的暗格里找到三位女性死者的身份证,行李,以及属于王夏荷的日记,王夏荷就是第一个玻璃缸里的死者。

日记上讲了,这三位女性本来是出来打工的,被熊锦平骗到了这里,遭受的种种非人对待。

外界说会听到女人的声音,应该就是他们出来的。

另外两位男性就是曾经失踪的少年。

根据骨骼生长,他们死亡年纪应该是在18岁,也就是失踪那一年,凶手就是熊锦平,熊志清和熊长安三个人。”

“他们失踪了多少年了?”冷秋尊问道。

“二十五年。”程先生回答道。

“天哪,不会是冤魂索命吧?”冷助理猜测道,说完,她觉得毛骨悚然,脸色苍白了好几分。

“如果是冤魂索命,二十五年前这三个人就死了,不会活到现在。”白雅说道。

“凶手应该跟第一具女尸王夏荷有关。”冷秋尊说道,看向白雅,“他们几个人都登录过成人网站,共同浏览过一个视频,视频里的女人的跟王夏荷非常像。”

“冷先生您看过啊?”冷助理单纯的问道。

冷秋尊“……”

白雅笑了,冷助理这个问题问的太给力了。

“我是为了破案。”冷秋尊对着白雅解释道,脸上异样的红。

“哦。”白雅应了一声,尾音拖得很长,别有深意。

冷秋尊的脸色更红了,手搭在白雅身后的椅子上,“我骗你干嘛,另外,男人看不正常吗?你不看?”

白雅觉得他靠的太近了,问这话也太过暧昧,“别过了脸。”

冷秋尊靠近白雅,深吸了一口气,“你应该也看过吧?所以我说这个,你一点都不惊讶。”

白雅“……”

顾凌擎冷冷的看着他们的互动,脸色铁青,“和我一起看的。”

白雅“……”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