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师妹一拍胸脯,信心满满的说:“我的水平肯定没问题,我就是讨厌修炼,境界低,但是我懂得多啊。”

殷东看她这么有信心,还有些不放心了:“不要胡来,教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到时候战士们练出了毛病,就死定了。”

“那不可能!我教的,不是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在我们门派藏书阁里看到的。”

小师妹一挥小手,很是意气风发的说道,好像她己经当上了教官一样。随后,她皱了皱眉,又不放心的说:“先说好,我很多没练过,我就是死记硬背,给背下来了,要是练出什么问题,不能赖我!”

殷东忍不住问:“那不怕回去以后被打死?”

她眨了眨眼,有些纠结的说:“我爸肯定是要打的,不过我家老祖应该会救我。以前,不管我闯了多大的祸,我家老祖都会赶来救我。这一次,反正我不回去,我爸应该也找不到我吧?”

得,这就是一个熊孩子,成天调皮捣蛋,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的那种。

殷东很肯定的告诉她:“去了军事基地,爸肯定找不到。”

她眯起眼坏坏的笑了两声,似乎在想象她爸像无头苍蝇到处找她的样子,然后,她想到了一个问题,忙说:“那我师兄们就得关起来,不能放他们回去,要不然他们肯定要跟我爸告状的。”

就算她不说,凌凡也肯定会扣押她的师兄们,马上点点头说:“他们还需要配合调查,当然不能放他们回去。”

她还不放心,又朝国安局的艾处长他们看去,警惕的问:“还有这两个人呢?他们会不会走漏了口风?”

艾处长赶紧说:“涉及到军方机密,我们国安局肯定要保守秘密的。”

朦胧唯美小美女露肩蕾丝裙清纯图片

凌凡也霸气的说:“他们不敢泄密的,否则,我亲自抓他们上军事法庭。”

“那就没问题了。”小师妹眉开眼笑道。

殷东跟凌凡交换了一个眼色,都有些担心了,把这个么调皮捣蛋的妹子弄去当教官,会不会把超级战士们折腾坏了?

在回程途中,他们也搞清楚那妹子的来历了,她叫萧湄儿,其父萧沧海,是古武界老牌势力无极门的当代掌门,她所说的老祖,是一只猴子,活了很多年,具体境界她也不清楚,反正受过很重的伤,还是很强大的那种。

“萧妹子,家老祖受过什么伤?”顾文也忍不住凑上来问。

萧湄儿很嫌弃的瞅了他一眼,打击道:“这种小菜鸟,说了也不懂。”

顾文默默的退开了,以后他一定要发奋图强,再不偷懒了,真男人就不能是小菜鸟,等他能打败这妹子,一定要狠狠揍她屁股!

殷东不厚道的笑了。

凌凡他们是开快艇从附近的海岸赶来的,殷东让顾文开车回去,自己则跟凌凡他们直接回了渔场。

小宝今天倒是没有在厨房揉面团玩了,乖巧的窝在秋莹怀里,看到凌凡他们的快艇开过来,顿时兴奋的大喊:“耙耙!”

秋莹压根就看不清快艇上的人影,忙问:“看到耙耙了吗?”

小宝仰着小脸,很认真的说:“宝宝,知道,耙耙在。”

听了这话,秋莹也没往心里去,觉得小宝就是想当然的觉得殷东在快艇上。但是,等到快艇靠过来,她看到殷东果然在,又不禁狐疑,难道真有父子感应之类的?

随后,秋莹看到了殷东身边笑颜如花的小美女,看着两人笑着在说什么,很亲昵的样子,顿时让她心里一股酸气直往上冲,不由冷哼了一声。

小宝很敏感,立马感觉到了秋莹的情绪变化,仰着小脸,一脸困惑的望着她,不懂为什么她看到爸爸,忽然就不高兴了。

“麻麻?”小家伙试探的喊了一声,还拿小脸在秋莹怀里蹭了蹭,小模样萌翻了,顿时又逗得秋莹失声笑了。

“哇!这里还有个小孩!”

萧湄儿看到军舰,欢喜得跟一只小云雀似的,拽着殷东,吱吱喳喳的说个不停,上了军舰,看到了小宝,又甩开殷东,跑了过来,捏捏他的腮帮子,咯咯笑道:“这小肉包子好好玩啊,姐姐抱好不好?”

姐姐?

秋莹咂了咂话味儿,觉得这妹子是显摆自己年轻,在影射她老了,顿时心里更不舒服了,又悻悻的剜了殷东一眼。

殷东好无辜,完全搞不懂秋莹为什么不高兴了。

“滚!坏人!”

小宝粗暴直接的一挥小爪子,拍开萧湄儿的手,然后又担心的瞄了他爸一眼,发现殷东没注意到他打人了,又坏坏一笑,再踢了萧湄儿一脚。

“咦?这小家伙好大的力气啊!嘿嘿,姐姐非要抱不可!”萧湄儿本来就是个熊孩子,以前在家,也是经常抢别人家的小孩玩,都没想到要跟秋莹打个招呼,直接下手抢。

秋莹猝不及防,让萧湄儿抢走了小宝……就算她提防了,也没用。

“喂,干什么!”秋莹惊怒叫道。

殷东连忙说:“没事的,这个萧湄儿就是个熊孩子,她逗小宝玩呢。”

听他这语气,分明不是爱慕上了这小美女,秋莹顿时醋味儿全消,对萧湄儿没敌意了,但还是有些担心:“她不会没轻没重的,伤了小宝吧?”

还没等殷东回答,萧湄儿就抢着说:“我不会把这家伙玩坏的,放心好了!”

可她一说,秋莹反倒更不放心了,就连殷东和凌凡都揪心了。

小宝则怒了,吼了一嗓子:“耙耙,宝宝打她!”

这小包子一直压着火气,因为爸爸不让他打人,可是这个坏人好讨厌啊!

殷东很无良的说:“别的人都不能打,这个姐姐可以狠狠打,打哭都没关系。”

顿时,小宝像脱枷的小老虎,拳打脚踢还带用牙咬的,抠眼珠子,扯头发,抓脸,各种招式无师自通,一时间弄得萧湄儿手忙脚乱,一不留神,从船舷上翻了下去。

殷东这个无良的老爸,还趴在船舷上闷笑。

秋莹急坏了:“还笑啊!快把小宝救上来啊!”至于那个妹子就算了,让她泡在水里受点教训。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