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目光倏地一抬,撞入她的视线之中。

蓝鳞儿瞬间心虚一怔,当瞬缩了缩脖子,可不希望被他看出什么破绽来。

“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

盯着她,他最终了她期待又想听的那句话。

蓝鳞儿笑了,心里那块儿提到嗓子的大石头也终于尘埃落地。

接下来的几天,霍司寒都很少出去,蓝鳞儿只以为他是要静养手臂上的伤。

不过第三天他手臂上的纱布就已经拆下来了,蓝鳞儿发现他还是不太忙的样子。

这就奇怪了,平时的他不都是日理万机么?

“霍司寒。”走向坐在沙发里悠闲看着财经报纸的男人,蓝鳞儿满腹疑惑,“你今天不忙么?”

他微抬视线,放下手里的报纸,伸手一把将她扯进怀中,“你希望我出去?”

她一顿,倒不是希望他出去,只是觉得他突然不出去,有些好奇罢了。

“不是。”

清纯玉照笑容动人

“一会儿家里会有客人来访。”

她眉心一蹙,“谁啊?”

他盯着她,“你见过的。”

漆黑的瞳仁转了转,她认识的人?

既然是来访,那明不是他的家人。

会是谁呢……还是她认识的人。

难道,是尹天骄?

“尹天骄?”

蹙着一双浓眉,她盯着男人问。

“不是。”

不是?可她好像也就认识那个尹天骄啊,总不可能是颂哥哥或橘子阿姨来访吧。

“那到底是谁啊?”

霍司寒抬腕看了眼时间,十点四十分。

“应该快到了,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对于关老板,她应该也印象深刻吧,毕竟在拍卖会上,她对那片鳞可是目不转睛呢。

果然,他话音刚落,珠宫华庭的门铃声就响了起来。

没一会儿,晴娜便带着两位贵客进入客厅。

当看到两张熟悉的面孔时,蓝鳞儿怔在了沙发位置。

居然是那个关蒂娜,那天故意撞到霍司寒怀里的女人。

“寒爷,冒昧打扰了。”

进入客厅,关敬雲拱起双手,虽然比霍司寒年长,但还是尊称了他一声寒爷。毕竟霍家在国的地位,可以是敬若神明一般的存在,没人会作死到去冒犯这个权倾一国的男人。

“关老板不必客气,以后还是不要用这种称呼了。毕竟今后,在下还有许多地方需要你指点。”他胸怀若谷、不露锋芒的样子更让关敬雲钦佩。

现在社会的一些年轻人,尤其是那些有点权势的富二代、官二代们,哪一个不是妄自尊大、目空四海的纨绔子弟。

传言这个霍司寒也向来唯我独尊、不可一世,但他身上那份不矜不伐的态度却是难能可贵的,让人甘愿对他俯首称臣。

而人与人之间,或许就是要这般相互尊敬,方能深交。

“霍先生谦卑了。”

“坐。”

他转身,邀父女二人在沙发里坐下。

“蓝姐,咱们又见面了。”看到蓝鳞儿,关老板很是客气的朝她打了个招呼。

对于关老板,蓝鳞儿确实也讨厌不起来,微微颔首示意。继而,目光转向了跟着坐下的关蒂娜。***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