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白扫了一眼三人,点点头。

秦风咧嘴一笑,收拾一下,开始准备表演。

“伯伯,伯伯,我可不可以帮忙啊?”史静凑过来乖巧问。

“哦,女娃,你这么小,能干哈子哟?”老白突然一口方言打趣。

“伯伯,我能做很多事呢!我可以端盘子,可以擦桌子呀!”史静乖巧说,“伯伯,让我也帮忙好不好?”

老白笑眯眯的。

“你这女娃,幺不到台哟!行哈!”老白哈哈大笑,摸了摸史静的脑袋。

史大柱一旁却是嘀咕。

史大柱这辈子,做销售出身,可以说走南闯北,去了不知道多少地方。这个老白的方言,应该是四-川广-安一代口音。

那边的人,在京城开了一家酒吧,可是少见。

广-安,史大柱心中琢磨着,这老白会有什么背景呢?

此刻,秦风这边已经准备好一切,开始表演。

气质出众恬静清纯美女咖啡厅写真图片

“想唱什么?”秦风笑问。

“嗯,随便,反正你弹什么,我唱什么!”沈曼莉笑嘻嘻说。

她是单纯喜欢唱歌,利用歌声抒发感情,至于出名什么的,最初她还是有当明星梦,但是后来,真有名了,其实也很厌烦。

觉得,这样反而让她不能安静唱歌。

眼下,这样真的非常好。

“嗯,那就先来一首《人生不止眼前的苟且》吧!”秦风笑说。

作为献给北大的学生会歌,放在这种场合,也是非常合适的。

原本酒吧还是比较嘈杂的。虽然说是清吧,不像夜店那么喧闹,但是说话声,还有四周的嘈杂声,让这种酒吧也很难真正的安静。

但当七夕仙子歌声响起那一刻,原本嘈杂的酒吧就安静下来。没办法,弹的好,唱的也好。更何况,还有伴舞的。

作为主修现代舞的伊涵诺,这几年,除了在家里做饭之外,也没什么其他爱好。偶尔去帮寿司之神小野伸二弄点香料,其余的时间,都是用来练舞。

所以,她的舞姿非常的柔美,配合着七夕仙子的天籁之音,再加上这当今最年轻钢琴大师秦风,用有历史年代感的贝希斯坦演绎下来,简直就是完美。

一曲唱罢,掌声如鸣。

当第二曲唱起来时,外面的游客受到歌声吸引,也开始纷纷入场。

第三首歌时,酒吧里就坐满了,已经没有空位了。

到第四首歌时,外面就已经站满了人群,纷纷踮足观望。

第五首歌时,整个后海都开始安静下来。

“好了,今天已经唱了12首歌了,你不要唱了,休息一下!”秦风阻止了沈曼莉继续唱歌。

纵然是练歌,也要有个度,不然会坏嗓子。

“嗯。”沈曼莉甜甜一笑。

原本她过来,是陪秦风过来。觉得秦风不说多大牌,但好歹也是球有名的钢琴大师,跑到这儿来演奏,她很心疼,所以也一起过来陪伴。

但现在,她发现了在这儿唱歌的乐趣。

以前唱歌,很多时候,是为了歌迷。此刻在这儿,她完是为了自己。这种感觉,真棒。

“诺诺,你也休息一下,接下来,我弹琴就好了!”秦风笑说。

对于秦风来说,每天练琴都几个小时,来这儿,正好当做练琴了。而且,在这嘈杂的环境下练琴,更能提升秦风的专注度。

见到沈曼莉不再唱歌,众人遗憾的长叹一声。

这个年代还比较纯粹,还没有多少人去骚扰。不像后世,有一些喝多了喜欢耍威风的,会去骚扰驻唱。尤其漂亮的女驻唱,经常会受到一些骚扰。

这年头,还比较简单,人还比较单纯。

在没有了曼妙的歌声和伴舞之后,外面的人逐渐散去。

不过里面的人,却没有离开。

因为他们发现,这弹钢琴的,也极为厉害。

那节奏,韵律,还有过门,无一都很完美。可以说,是他们听过,最好听的琴声。

很快,2小时到了。

秦风也起身。

一天两小时够了,再多,就本末倒置了。

“老板,我们就先走了。明天再来!”秦风笑嘻嘻说。

老白点点头。

秦风微微皱眉。

这个老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还是压根脑筋缺根弦?毕竟自己工资也没谈,啥也没谈,还带着唱歌和伴舞的。

他倒好,完不理这茬。这让秦风准备的许多后话,都说不出口。

“伯伯,我们走了,再见!”史静挥手。

“好咧,女娃,周末见!”老白笑呵呵挥手。

“伯伯,为啥要周末见啊?”史静问。

“因为你要上课啊!”老白笑呵呵说。

“哦,伯伯,那周末见!”史静嘻嘻一笑,蹦蹦跳跳离开。

秦风眼睛一亮,史大柱顿时护住史静。

这到了家后。

“老哥啊”

“别想!这可是我心肝宝贝,别想利用我女儿!”史大柱连忙摆手。

“唉,老哥,你也看到了,我们这都爱理不理的,也就小静儿,这白老板就爱搭理史静!”

“那也不能利用我女儿!”史大柱护犊心切。

“小静儿!”秦风直接去找史静。

“秦风哥哥,怎么了?要我干嘛?”史静蹦蹦跳跳过来问。

“嗯,秦风哥哥想要和那伯伯套近乎,可是呢,他却就喜欢你。这以后,你能不能帮帮秦风哥哥的忙,多和伯伯套套近乎,然后帮秦风哥哥说说好话?”秦风问。

“可以呀!不过呢,秦风哥哥,你给我什么礼物呢?”史静伸出手来。

史大柱满意点头。帮忙可以,但可不能随便打法了。

“那小静儿要什么?”秦风笑问。

“额,我也不知道我要什么。不过秦风哥哥送什么礼物,我都喜欢!”史静笑嘻嘻说。

秦风咧嘴一笑。果然不愧是史大柱的女儿,这才9岁,都有商人的潜质了。

待众女去休息后,秦风和史大柱在院子里,弄上一壶酒,温着,然后弄了两碟下酒菜。

“老哥,你看出什么来没有?”秦风问。

“他的口音,是广-安一带的。而那一带,现代名人有几个!但是其中一个,如果他是其后人,那你就真中头彩了。”史大柱神色严肃。

秦风眉头微微一皱,脑海里搜索一番,顿时醒悟过来。

如果是,那真是头彩了!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