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是。”董子俊应道,推着行李之余,回头看了一眼走在身后的五人,说道:“我们先出发去酒店吧,车在D出口等着。”

“好。”钱教授拖着行李,看了一眼董子俊后,探量的目光又再次落到念穆跟淘淘身上。

孩子一直粘着她,慕少凌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就好像,孩子就应该粘着念穆一样。

D出口,两辆劳斯莱斯停在那里,在繁华的波士顿,并不缺乏豪车,可是,这两辆车依旧成为一道风景线。

慕少凌走近后,两辆车的司机纷纷下车,打开了车门。

念穆看着慕少凌走向前面的那辆车,于是准备上第二辆车,但却被淘淘拉住了。

“姐姐,我们坐那辆吧。”他指着停在前面的那辆。

“去坐吧。”念穆松开手,没打算上慕少凌的在的那辆车。

虽然跟三个男人挤在一辆劳斯莱斯上也挺不舒服的,但是总比跟慕少凌在同一辆车上要好。

淘淘又牵起她的手,嘟着嘴巴说道:“我要跟姐姐坐在同一辆车上。”

恋上豹纹的诱惑与清爽

念穆:“……”

淘淘眼巴巴地看着她,“姐姐……”

“车子坐不下哦。”念穆说道,试图劝服小孩子,“乖啦,很快就到酒店了。”

慕少凌把他们的对话听入耳中,神色不动,弯身上了车。

董子俊见状,灵机一动说道:“念教授,我门四个人刚好坐在这车上,没位置了,要不您上那车吧?”

念穆轻声“啊”了一声,就见到董子俊把受伤的行李全交到后车的司机上,显然是要上后车。

他是慕少凌的助理,居然不跟他坐同一辆车。

淘淘扬起灿烂的笑容,一副胜利者的姿势说道:“姐姐,这个车没有位置了,我们上前面的车吧。”

“好吧……”念穆见状,只好同意。

前车的司机接过她的行李,然后用着一口流利的英语说道:“二位请上车。”

站在车门口,她看着里面的那人,微微垂眸,把淘淘抱上车后,她弯身上车,坐在男人旁边的位置上,而淘淘则是夹在他们两人中间。

坐稳后,车子缓缓离开。

淘淘被他们两人夹在中间,忽然抬头看了念穆一眼,又看向慕少凌。

他们都没说话。

淘淘性子活泼,觉得没有意思,他托着下巴,故作出一副小大人思考的模样,“爸爸,姐姐,们怎么不说话?”

安静的气氛被打破,慕少凌侧眸看着孩子与她。

念穆借故看着窗外,躲避着这道目光。

慕少凌把她故意为之的动作看在眼里,若是以往,他不会拆穿点破,但是现在,却有了那份心思。

“念教授,我很可怕吗?”他低沉的嗓音缓缓问道。

念穆怔了怔,下意识转过头看着他,瞬间撞入那双深邃的瞳孔中,“没有。”

她的回答很快,就跟转头的瞬间那样快,快到像是没思考过,脱口而出的。

慕少凌对她这种反应很满意,双眸依旧紧紧看着她,不知道为何,四目对视的时候,他总觉得对方的眼睛越看越熟悉,就像阮白的那双眼睛一样。

虽然躺在医院里的阮白是个假阮白,但是她被整过容,所以模样足以以假乱真,不然,她也不能用个假身份待在他的身边那么久。

她的眼睛很好看,深邃得如同大海一样,想要再往里面探究的时候,却被一层浅浅的雾霾给遮住,水润盈盈,里面似乎有说不尽的话语,让人无法读懂。

淘淘看着两个大人,也跟着反驳道:“爸爸并不可怕啊,对吧,念穆姐姐。”

念穆这时候已经反应过来,跟慕少凌在同一辆车上,她真的会不自觉地陷入以往的回忆之中,所以刚才才会失了态。

“慕总怎么可能会恐怖呢?”她又配合着孩子重复了一次,较于之前,她的言语生硬了许多。

慕少凌听出来了,给她充分的反应时间后,就没那么真实。

即使她前后的想法都是一样的,但他还是喜欢她之前的状态,没有戴上面具的时候。

淘淘不懂那么多,只觉得两人之间的氛围有些奇怪,心里想着,他要多说话,然后让这个气氛正常起来。

“是呀,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他左手牵着慕少凌的手,右手牵着念穆的手。

一边是他的爸爸,一边是他最愿意接近跟亲近的念穆,他希望他们能和睦相处。

看着被握住的手,念穆又沉默了。

他们分别被握住了一只手,淘淘好像个连接体一样,要把他们连在一起。

若不是还有个假阮白在,她还会真的以为淘淘是在做当初湛湛跟软软做过的事情。

那时候他们为了有一个妈妈,而相中了自己,想尽办法让她留在他们的身边,从而跟慕少凌有更多的接触。

淘淘还在喋喋不休,念穆听得漫不经心的,对话也有些随意。

慕少凌听着孩子与她的对话,目光越发的深邃,孩子的确喜欢她……

甚至面对着她漫不经心的态度,也不曾泄气。

车子平稳行驶,大半个小时后,到达了预定好的酒店。

董子俊拿着他们的护照在前台办理了入住的手续。

公司给他们员工订的是标间,在这种六星级大酒店,即使是标间,也跟那些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套房有的一拼。

而慕少凌,自然是带着淘淘入住了豪华套房。

标间的楼层跟豪华套房的楼层并不一样,几个人到了楼层后,纷纷走出电梯,念穆是最后离开的。

离开之际,淘淘还依依不舍地拉着她行李箱的杆子,说道:“姐姐,等我哦,我等会儿就去找玩。”

念穆看着孩子满脸不舍的,其实自己心里也有不舍。

若不是顾忌着慕少凌会发现什么,她定然不愿意跟孩子离开的,点了点头,她说道:“我先去客房了。”

“好,姐姐再见。”淘淘挥了挥手,看着她走出电梯,电梯门缓缓关上后,他仰头看着慕少凌。

“爸爸!”他唤道,酷似慕少凌缩小版的一张脸布满了严肃。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