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最快更新一胎双宝:总裁大人夜夜欢最新章节!

董子俊本想替念穆洗白一下,但是按照周小素的性子,他现在要是再说一句好话,恐怕就要被怀疑自己的魂儿是不是被念穆给迷住了。

他只好点了点头,又叮嘱道:“知道了,我会看着老板,对了,老板这件事先别到处说,我看他还没有惊动慕家的意思。”

“行了,虽然吧,我替阮白感到不值,但是这事情要是不能说,我不说便是。”周小素说道,看了一眼时间,她又催促着,“那边时间也不早了,再睡一下吧,先挂了。”

“好,等我回来。”董子俊深情款款地看着她。

周小素知道,自己若是不主动切断视频,他也不会切断,于是主动切断了视频。

她坐在沙发看着姐妹两人认真画画的模样,想了想,还是给阮白打了一通电话。

自从阮白失忆后,就跟她的关系分生了许多。

她明白对方不太愿意与自己有交集,所以也尽量不去问候跟打扰,但是这个时候,她还是忍不住了。

周小素屏着呼吸,过了几秒,电话被接通。

“好。”阮白的声音传了过来。

周小素立刻说道:“小白,我是周小素。”

黄色格子裙漂亮美眉居家甜美私房照

阮白听着她的声音,愣了愣,自从装出失忆后,她为了不露出破绽,故意疏远了距离,没有再联系,没想到她今天居然会主动联系自己。

她问道:“有什么事吗?”

周小素听着她声音里的冷淡,忽然很不是滋味,想起之前三人一起创业的时候那种合作无间,到现在冷淡得就像个陌生人,连一声问好都没有,她就觉得心酸。

阮白听着电话那头没有声音,疑惑地看了看,又道:“有什么事吗?”

“哦,没有,我听子俊说,生病住院了,就来问候一下,还好吗?”周小素回过神来,语气冷淡而客气。

“我没什么事。”阮白说道,感觉莫名其妙的。

她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巴结自己?周小素的男朋友就是董子俊,而他却是慕少凌的下属,所以巴结自己也是正常。

只是这个巴结是不是晚了些?

周小素说道:“没什么就好,对了,慕总带着子俊出差了,我想问一问,他有联系过吗?”

阮白早就听闻过董子俊以前因为一些事惹怒了周小素,导致他们有了女儿也没有结婚的事情,于是理所当然的认为董子俊没有联系她,所以她才找到自己这边来了,“没有,少凌应该很忙,所以没有来过电话。”

“哦,这样啊,那没事了。”周小素听着她冷淡的语气,忽然什么都不想提醒了。

虽然替对方感到不值,但是阮白那高高在上的姿态跟语气,她听着还是觉得不舒服。

说完,周小素便切断了电话。

阮白听着电话那头的忙音,经过对方这么一提醒,她忽然想到,慕少凌出差两天,都没有给自己打过电话,没有关系过她这边的情况。

就连安到达的时候也没有一声回复。

而她,这段时间的身体被折腾得够呛,所以也没有主动打电话过去问候……

可能是忙得忘记了时间吧……

阮白看了一眼美国那边的时间,想着等那边白天的时候,再打电话去问候一声,毕竟样子还是要做出来的。

……

一夜过去。

慕少凌醒来的时候,念穆已经醒来,她背对着自己坐着,好似在看着淘淘。

他觉得,她真的很喜欢淘淘,平时看着孩子的目光,都是带着淡淡的慈爱光芒,好像母亲看着孩子一样。

慕少凌的心弦,忽然一动,他坐了起来。

念穆听到声响,立刻侧过头,看着慕少凌,问道:“慕总,您醒了。”

这一声慕总,让他又想起昨夜,即使她不承认,他那时候也是听得清楚,她的的确确想要唤自己为少凌……

那声称呼,没有生疏隔阂,自然得很。

他点了点头,说道:“嗯。”

念穆站起来,把毯子给叠好,然后又将陪护椅给叠好,才转身看着病床上的人,“您腰不要现在试着站起来看看?”

半夜的时候他已经能走路,所以她估摸着今天就能起来了。

慕少凌点了点头,掀开被子,双脚垂在床边。

念穆屏着呼吸,看着他的动作,却没有上前。

慕少凌缓缓地下了床,站直了身体,然后走了两步,感觉双腿比昨晚的情况好了很多,站起来的时候不觉得头晕,同时也有力了。

“感觉如何?”念穆的眼中闪过担心。

“已经没有了不舒服的感觉。”慕少凌说道。

念穆闻言,嘴角的弧度上扬了些,“那就好。”

淘淘坐起来,睡眼惺忪地看着两人,看到慕少凌已经下了床,他欢喜道:“爸爸,可以下床了。”

慕少凌点了点头。

淘淘立刻掀开被子跳下沙发,问道:“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不能瞒着哦。”

“没有,我好得很。”慕少凌摸了摸孩子,即使这两天他没有哭过,但是还是知道,他心里一直担心着自己。

“太好了,爸爸好了,姐姐,爸爸康复了!”淘淘见他能站在地上了,欣喜地拍着手。

念穆笑着,摸了摸孩子的头,慕少凌康复,表现出最开心的人,是他。

她忽然有些羡慕淘淘,至少他能够在慕少凌受伤,还有康复的时候表露出自己的担心难过跟高兴。

而她,只能把所有的情绪都收在心里,不能表露出来,更不能让人察觉。

因为她与慕少凌,只能够是上司跟下属的关系,这道关系,若是多一些动作,就会逾越。

护士走进来,表示要给慕少凌抽血再做个检查。

念穆闻言,便把淘淘带进洗手间洗漱,等他们洗漱过后,护士已经拿着血液样本离开病房。

淘淘热切地围上去,眼巴巴地看着他,“爸爸,昨天我在梦里梦见已经康复了,没想到今天就康复了,太棒了!”

慕少凌揉了揉他的头发,孩子满眼都是欣喜,他的心里也暖着,他站起来说道:“我去洗漱。”

头像

Author